Skiptomaincontent
 首页»信仰基础»安息日系列

安息日的更改与复兴

2016年09月03日11980清河本圈编辑
安息日的更改与复兴-满月星光-清河教会官方网站

《圣经》中有关七日的第一日经文共有以下几处:太28:1,可16:2,可16:9,路24:1,约20:,约20:19,徒20:7,林前16:2,创1:5 这些经文没有一处说明七日的头一日是圣日,也没有一处教导我们必须要遵守七日的第一日的。

 

一、《圣经》中关于上帝的第四条诫命要被“不法之人”更改的预言

1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但7:25

2人不拘用甚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 神的殿里自称是 神。我还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曾把这些事告诉你们,你们不记得吗?现在你们也知那拦阻他的是甚么,是叫他到了的时候,才可以显露。因为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只是现在有一个拦阻的,等到那拦阻的被除去,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这不法的人来,是照撒但的运动,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并且在那沉沦的人身上,行各样出于不义的诡诈,因他们不领受爱真理的心,使他们得救。故此,上帝就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的人都被定罪。”(帖后2:3 -12


二、安息日被更改为七日的第一日的原因和历史资料

(一)第二、三世纪时,埃及的亚历山大城有几个喜欢标榜自己哲学思想的神学家,如巴拿巴、杰斯丁、革利免、奥利根等,因深受知识派异端的影响,开始提倡守星期日。知识派异端原是歪曲旧约圣经中的上帝,也是反对犹太教,反对安息日的。对基督的本性也有错误的认识,有的否认基督的神性,有的否认基督的人性。也提倡遵守太阳日(七日的第一日),敬拜太阳,并以太阳为他们的基督。此外,也提倡拜偶像。以后知识派异端的影响又进一步从亚历山大城扩散到罗马城。然而在当时基督教会的中心地区亚细亚一带地方,知识派异端却遭受到使徒约翰的门生波利卡普以及波利卡普的门生爱仁纽等著名教父的坚决反对,当时的教会都仍普遍的遵守安息日而不守星期日。(详参:[星期日的沿革51-52,54-55,66,91,101]

(二)第四世纪时,罗马皇帝康士坦丁表面上悔改信主,接受基督教为国教后,为了能更好地利用基督教为帝国的统治服务,他向教会的领袖提出建议:最好能将宗教崇拜聚会的时间改在『太阳日』(即七日的第一日),以便能争取全国的百姓都能在『太阳日』进教堂聚会,有助于他们接受基督教。因他本国的百姓原都是敬拜『太阳神』,在太阳日休息的,而全国绝大多数地方教会则都是遵守安息日,在安息日聚会的,对他们有所不便。当时教会领袖感到他的建议似乎很有道理,同时亚历山大城提倡遵守七日的第一日(后又谬称之为『主日』)这是人的遗传,这时也已影响到罗马城,于是同意在此日安排聚会,而同时安息日的聚会也照旧不变。为了在宗教的名义上能“名正言顺”起见,教会当局开始正式提倡七日的第一日(谬称为主日)聚会纪念主的复活,而安息日纪念上帝的创造。康士坦丁看到他的建议被教会当局采纳后,更为大胆了,竟然于公元 321年发布命令,要全国城镇居民遵守『可尊敬的太阳日』,在此日停工。而从此之后,广大教会也普遍遵守两日,既遵守星期日纪念主的复活,又遵守安息日纪念上帝的创造,达两三百年之久。但罗马城和亚历山大城的教会领袖显然带头贯彻罗马皇帝的意图,尽量高举星期日为圣日,以取代安息日的神圣地位。

有关史料,摘录如下:

(1)公元 321年,康士坦丁发布遵守『太阳日』的命令,原文如下:“在可敬的太阳日,县长与人民都应居留城中休息,一切商户都应停业,唯乡间的农民,仍可自由合法继续其业务,因往往在另一日撒种或种葡萄,将感极其不便也。”(引自【星期日的沿革】102 页)

(2)随着上述法令后,约于公元 350年,有所谓【使徒宪典】出现,……内中有两段有关安息日和星期日的条例。第一段记在卷八第33章:这样说;“凡作奴仆的要作工五天,但在安息日和主日(误用以指星期日,下同)停工到礼拜堂去,为要得到宗教训育。在安息日对创造的事,在主的日子,对复活的事受教。”

(3)以后,罗马皇帝(于公元 365年)在老底嘉城曾召集一次宗教会议,制定许多宗教法令。今将有关安息日和星期日的法令摘译如下:

「第16条:在星期六要诵读福音书和圣经其他文选。」

「第29条:基督徒不可效学犹太人守星期六的方法,却要在这日作工。如果他们效学犹太人,就与基督无关。但要特别尊敬主日(按:谬指星期日)。既为基督徒,就尽可能不在这日工作。」

「第50条:在封斋的预备期间,不可遵守圣徒记念日,除非在星期六和星期日。」(同上)

(4)当时特别接近并喜欢奉承罗马皇帝的主教犹西比乌则跟着说:“凡是人应在安息日遵守的本分,我们已经移到主日(谬指星期日)上去了。”

(5)但无论如何,在大多数地方,仍是遵守安息日与星期日两天。……古列扫士吞说:“现今在我们之中,有许多的人在这与犹太人同一个日子中禁食,并且取他们同样的态度去遵守安息日。我们对于这事是慨然地予以忍受,同时也可说是悭然地鄙示之。”彼时(四世纪的末叶)史家苏格拉提斯著作说:“差不多全世界的一切教会,都在每周的安息日庆祝这神圣的秘密(圣餐);但在亚历山大与罗马一带的基督徒却认此为古代的遗传规条,而停止举行此礼。”与他们同时代的苏索门曾证实此情形说:“在康士坦丁堡及其他各处,都在安息日聚集,如七日的第一日一样。这种风俗是罗马与亚历山大一带所没有的。”“为甚么这两城是例外呢?原来这两处是充斥着知识派主义及荒谬邪道的渊薮。……”(【星期日的沿革】99-100,101页)

三)及至罗马天主教皇在公元538年兴起掌权,迫害信徒后,终于使教会完全坠入了离道叛教之境。他一方面强迫人遵守星期日,一方面又严禁人遵守安息日,甚至以死刑处罚那些不顺从他的人。这样终于使星期日取代安息日的背道勾当,得以最后完成,正应验了《圣经》中但7:25指着他所说的预言

再引证几段史料如下:

(1)强迫人守星期日:如 538年,罗马天主教皇召开的『奥尔良第三次会议』上,通过以下法法令;“在星期日骑马、乘车、修理房屋,或装饰人仪容等事,都是不合法的,但在田地里的劳工,却是应当禁止的,以便人民可以到教堂去敬拜。如果任何人作了其他行动,他是要受罚的。”(引自【星期日的沿革】 96-97页)。

公元 589年在法国拿尔邦召开的宗教会议通过了以下的法令:“无论自主的、为奴的、戈特人、罗马人、叙利亚人、希腊人或犹太人,一律不许在主日作任何工作。除非有特别必要,也不准使牲畜劳作。如有冒犯的,自主的罚款六所利地(每所利地约可买六十几斤米),为奴的鞭打一百下。”(译自【德文宗教会议史卷三】286 章)。

从第四世纪到十三世纪,在欧洲各地召开的多次宗教会议中,对星期日拟定如同以上一样苛刻规定的,有十余次之多。但每次的法令中并没有提出圣经的教训为权威的根据,而只以教会所掌有的政治势力来压服人。

(2)禁止人守安息日:例如;公元 600年前后,教皇贵格利一世曾对罗马城居民发布反安息日的通告,今摘译一段如下:

“上帝仆人贵格利致他最爱的市民:近来发现有悖逆分子在你们中间散布与神圣的信仰相反的异端,甚至禁止人在安息日作工。他们是敌基督的传教士,因敌基督者来到时,他必吩咐人在安息日不作工,像在主日一样。…”(【尼西亚时代教父遗著,卷13册第一信函 336页)。可见安息日虽被许多人践踏了,但总有人在黑暗的日子里高举真理的火炬。(同上)。

(3)罗马天主教曾公然将圣经中上帝的十条诫命删改了:

首先是将上帝诫命中禁止人拜偶像的第二条诫命删除了;

其二,是将第四条遵守安息日的诫命,更改为遵守七日的第一日;

其三,是将第十条诫命不可起贪心的内容,分割为两条,以凑足十条数目。

关于罗马天主教的十条诫命内容,引录如下:(根据『教理详解』82页)。

1.钦崇一天主万有之上。          6.毋行邪淫。

2.毋呼天主圣名以发虚誓。         7.毋偷盗。

3.守瞻礼之日。              8.毋妄证。

4.孝敬父母。                 9.毋贪他人妻。

5.毋杀人。                           10.毋贪他人物。

4)罗马天主教会对改变安息日诫命的公开承认:

在贝尔福德神甫所著的【基督教信仰及实行的新教义问答】第 86,87面中,有下列的问答:

问:第三条(天主教把第四诫改为第三诫)诫命是甚么?

答:当纪念安息日,守为圣日。

问:安息日是那一天?

答:第七日,即我们的星期六。

问:你们守安息日吗?

答:不,我们守主日。

问:这是那一天?

答:第一日,即星期日

问:谁把它改变的呢?

答:天主教会。(基督徒的安息日63页)。

在【教义问答】第 174面上说:

问:你还有别的方法证明教会(天主教)有设立节期和训令之权么?

答:教会若没有这样的权柄,她绝不会以遵守星期日(每周的第一日)来代替安息日(第七日),这个变换是圣经未曾准许的。

天主教出版的【基督教义节要】第58页有以下的问答:

问;你怎能证明教会(天主教)有立定节期和圣日的权柄吗?

答:就在把安息日改为星期日的事上证明,而且此事也是各改正基督教徒所公认的。所以改正基督徒,既严格地守星期日,而又不守天主教所设立的其余一切节期,于是他们便妄然地自相矛盾了。

问:你怎么证明这话呢?

答:因为他们藉着遵守星期日,便承认了天主教有立定节期并指挥他们的权柄。(同上62页)。

美国堪萨斯城的天主教报于189329日曾刊登有下列的一段话:

天主教会凭着它自己确实的权威,创立星期日为圣日,以代旧律法之安息日的地位。(同上65页)。

在天主教出版的中文的【教理详解】一书中,天主教也承认:

“至于定的日期和恭敬天主的样子,这是圣教会因自己权柄定了的,奉教的人都当遵守。”

另一处又问:“为甚么罢工在主日,不像古教的时候,在瞻礼七上呢?”

答:“因为我主耶稣复活同圣神降临都在主日上。所以圣教会定了在主日上罢工,为纪念我主耶稣复活的光荣和传教起根的日子。”

问:圣教会能更改或除去瞻礼的日子么?

答:圣教会既能定下瞻礼的日子,自然也能更改或除去瞻礼的日子。(【教理详解】103,107页)

如上所述,罗马天主教皇在中古时期长达1260年的统治时间中,以严刑强迫人守星期日,并禁止人守安息日,又公然删改了上帝的十条诫命,正应验了经上的预言:“必想改变节期(原文和英文为时间)和律法。”(但7:25然而上帝的诫命是不可能被删改的,安息日的遵守也是不可能被除灭的。虽然罗马天主教皇在中古时期曾杀害了无数持守圣经纯正信仰的信徒,但仍然有不少信徒始终坚守着安息日。其中有瓦典西教派的信徒就为我们作出了突出的榜样。

怀爱伦提到:

『在罗马教掌权的漫长时期中,全世界都黑暗了,可是真理的光芒并不能全然消灭。每一个时代都有上帝的见证人,……他们笃信基督为人生的唯一准则,他们也遵守安息日为圣日。』『在抗拒罗马教势力的各教会中,瓦典西宗派可算是站在最前列的了。教皇设立宝座的地方,恰好也就是他腐化影响和虚假教义受到最顽强抵抗的地方。』他们为了坚持自己纯正的信仰,后来不得不逃到高山峻岭。『在这里,真理的见证人保持了亘古不变的信仰,竟达一千年之久。』此外,『在罗马教势力范围以外的地区,有许多基督徒的团体几乎完全没有受到罗马教的腐化,竟达数世纪之久。可是他们被异教所包围,年复一年,所以总难免受到谬道的影响。虽然如此,但他们仍以圣经为信仰的唯一准绳,并保守其中的许多真理。这些基督徒笃信上帝律法的不变性,并遵守第四条诫命的安息日。保持这种信仰和习惯的教会多数是在中非洲和亚洲的阿米尼亚。』(参《善恶之争》第四章)

例如,现在的埃塞俄比亚国(中文圣经译为:古实)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这是一个以基督教为国教的国家,属于科普特教会,全国从古以来一直遵守安息日的诫命,纪念上帝的创造的大功。但同时约从第五世纪以来也遵守七日的第一日,以纪念主的复活。这个国家在遵守安息日的信仰上之所以没有受到罗马天主教的干扰,是因为从公元第六世纪起,阿拉伯人的回教军队占领了巴勒斯坦一带,把这个国家和罗马教皇的统治地区完全隔绝开了。至于这个国家所以兼守七日的第一日,显然是因在第六世纪以前已受了罗马帝国和教会当局提倡兼守两日的影响。 

另一个有力的例证,也可证明早期教会只守安息日,而不守星期日的。基督教最先传到中国是在唐朝的时候,称为景教。根据保留至今的景教碑文上记载可知,景教是遵守安息日,而不守星期日的。因景教最初是属于多马门徒的派系流传下来的。早在使徒时代,保罗等将福音向西传到欧洲和罗马,多马则将福音向东传到印度,以后他的门徒又将福音从印度传到波斯。到唐朝时,福音又从波斯传入中国。由于提倡守『太阳日』(星期日)是属于后来罗马帝国发生的事,而印度、波斯、中国一带根本就不知道有守星期日的事。因此唐朝时传入中国的景教,也只知守安息日而不知守星期日的事。

总之,以上所说的二至三世纪初,知识派的异端对教会的影响,主要还只限于亚历山大城。至于其它各处极少受到影响,后来才渐渐影响到罗马城。此因『在耶路撒冷城沦陷之后好多年,安提阿城乃是作为正统基督教的活动中心点。殷治说:“安提阿的学校发动一种恶感,反对亚历山大派的圣经训沽,并根据一种更严格的方法来解说圣经。”“第二世纪的教会摇动警钟,结果便使那一时期中的一切基督教著作家,(除了亚历山大城的游斯丁烈士及革利免之外),都惶恐走避而不敢提及哲学这个名字了。”

使徒约翰的门生坡利卡普教父在小亚细亚一带教会,是坚决抵制知识派影响的。他的门生爱仁纽教父也是坚决反对知识派异端的,他著有【反对异端】一书。这两位著名的教父都是遵守上帝诫命和其中的安息日的,他们最后也都先后为主英勇殉道。根据可靠的史料,第四世纪末的史家指出:当时普世教会,除亚历山大与罗马城外,都仍普遍遵守安息日。


  安息日的复兴

 “那些出于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废之处。你要建立拆毁累代的根基,你必称为补破口的,和重修路径与人居住的。”(58:12)

“这预言也适用于我们这个时代。在罗马教更改安息日之后,上帝的律法就有了破口。但现在时候已到,那神圣的制度必须恢复,那破口必须加以修补,那拆毁累代的根基必须建立起来。”

“上帝的子民要作一番特别的工作,去修补他律法上的破口。我们越靠近末日,这份工作便越紧迫。一切爱上帝的人就必藉着遵守他的诫命,显明自己带有他的印记。他们是重修路径与人居住的。”

“到了末时,上帝所设立的每一个制度都要恢复。那在安息日被人更改时所造成的律法上的破口,必须补好。上帝的余民要作改革家站在世人面前,指明上帝律法乃是一切永恒价值之改革的基础,并指明第四诫的安息日乃是创造的记念;是时常提醒人注意到上帝之权能的。他们要用各种清楚而确定的方法,说明顺从十诫的一切律例的必要,他们要被基督的爱所激励,与他合作,共同修造久已荒废之处。他们要作补破口的和重修路径与人居住的。”

安息日的复兴工作必要在末期完成,先知以赛亚曾经预言说:耶和华如此说,你们当守公平,行公义;因我的救恩临近,我的公义将要显现。谨守安息日而不干犯,禁止己手而不作恶;如此行,如此持守的人,便为有福。”“还有那些与耶和华联合的外邦人,要事奉祂,要爱耶和华的名,要作祂的仆人,就是凡守安息日而不干犯,又持守祂约的人;我必领他们到我的圣山,使他们在祷告我的殿中喜乐。”(赛56:1-2,6-7

以上的话正好应用在基督教时代,主耶和华,就是招聚以色列被赶散的,说,在这被招聚的以外,我还要招聚别人归并他们。”(赛56:8这经文预表福音要招聚外邦人的情形,同时宣布要降福给一切尊敬安息日的人。可见遵守第四条诫命的义务是一直存在的,经过基督被钉、复活、升天,直到祂的仆人将这大喜的信息传遍万国万民的时候。


耶和华又藉着这同一位先知说:“你要卷起律法书,在我门徒中间封住训诲。”(赛8:16)这封住律法的印鉴乃在第四条诫命中。在全部十诫之中,惟有这一条诫命使人看出这一位立法者的名字和头衔。第四诫称祂为诸天和全地的创造主,如此显出祂理应受人尊荣敬拜,超过一切。除了这一条诫命之外,在十诫中看不出这个律法是由于谁的权威所颁布的。当安息日被教皇的权力所更改时,这个律法的印鉴就被取销了。现今耶稣的门徒是奉命要把它恢复起来,就是高举第四诫的安息日,并恢复其应有的地位,作为创造主的纪念日和祂权威的记号。

“人当以训诲和法度为标准。”际此教义与理论繁杂而互相矛盾的时代,上帝的律法乃是一个无误的标准。一切的见解、教义、和理论,都当凭此检定。先知说:“他们所说的,若不与此相符,必不得见晨光。”(赛8:20

主又发出命令,说:你要大声喊叫,不可止息,扬起声来,好像吹角,向我百姓说明他们的过犯,向雅各家说明他们的罪恶。”这不是向犯罪作恶的世人,而是向上帝所称为“我百姓”的人指责他们的过犯。主还说:“他们天天寻求我,乐意明白我的道;好像行义的国民,不离弃他们上帝的典章。”(赛58:1-2这使人看出,有一等人自以为义,并在表面上显示非常热心事奉上帝,但那鉴察人心的主所发严肃的责备,却指明他们犯了践踏神圣律例的罪。

先知用以下的话指出他们所离弃的典章,说:“你要建立拆毁累代的根基;你必称为补破口的,和重修路径与人居住的。你若在安息日掉转你的脚步,在我圣日不以操作为喜乐,称安息日为可喜乐的,称耶和华的圣日为可尊重的;而且尊敬这日,不办自己的私事,不随自己的私意,不说自己的私话;你就以耶和华为乐。”(赛58:12-14时候已到,那神圣的制度必须恢复,那破口必须加以修补,那拆毁累代的根基必须建立。


安息日是创造主所分别为圣的。祂曾在这日安息,并赐福给这日。亚当在未犯罪之前,还住在神圣的伊甸园中的时候,就已遵守安息日;甚至在他堕落悔改,被逐出那幸福的乐园之后,他还是遵守圣日的。一切的先祖从亚伯到义人挪亚,以至于亚伯拉罕和雅各都遵守安息日。当选民在埃及地为奴的时候,许多人在拜偶像的环境中失去了对于上帝律法的认识;及至耶和华拯救以色列人之时,他在非常庄严的场合中向会众宣布自己的律法,使他们明白祂的旨意,而永远敬畏顺从祂。

从那时直到今日,认识上帝律法的知识一直保留在地上,并且第四诫的安息日也一直有人遵守。虽然那“大罪人”已把上帝的圣日践踏脚下,但就是在他权威极盛的时期,仍有许多忠心的人,在秘密的地方尊重安息圣日。宗教改革以后,在每一世代中,都有人继续遵守安息日。他们虽然时常被辱骂及逼迫,但仍是不断地作见证,证明上帝律法永远不变,以及人对于记念创造的安息日所有的神圣义务。

这些真理,按照启示录第十四章所提出与“永远的福音”的关系,在基督复临的时候必要把主的教会区别出来。因为《圣经》中说明,这就是三重信息的结果;“他们是守上帝诫命,和耶稣真道的。”这个信息是主降临之前的最后一个信息。在宣布这信息之后,先知紧接着就看到人子在荣耀的云中降临,要收割地上的庄稼。


那些领受了这有关圣所和上帝律法的永恒性之真光的人,既看到那向他们展开的真理系统所有的美妙与和谐,便满心喜乐而惊叹。他们切望这在他们看为极宝贵的亮光,也可以分赐给一切的基督徒;并且深信他们必要欣然领受。可是有许多自称信主的人,因为这真理会使他们与世俗为敌,就不欢迎它。顺从第四条诫命所需付出的牺牲,使大多数人因而退后。

当人提出安息日的诫命时,许多人便站在世俗的立场上辩论,说:“我们向来遵守星期日,我们的祖先也遵守星期日,并且有许多善良而敬虔的人都遵守这一天,而安然去世了。如果他们是对的,那么我们也必是对的。若要遵守这新的安息日,难免使我们和世人不能相容,我们就不能感化他们了。这遵守第七日的一小群人,在一个守星期日的世界中能有什么成就呢?”昔日犹太人也是用同样的论据,想为自己拒绝基督的行为辩护。他们的列祖在所献的祭上既蒙了上帝的悦纳,如今他们的子孙采取这同样的办法,又怎能得不到救恩呢?照样,在路得的时代,罗马教徒也辩论说,有许多真实的基督徒曾抱着罗马教的信仰而去世,因此这个宗教足能使人得救。这种论调对于宗教信仰与行为的一切进步,乃是严重的障碍。


有许多人坚决说,星期日的遵守,在好几百年来已经成为教会的固定教义和普遍习惯。为要反驳这一点理论,我们只需说明,安息日及其遵守乃是更为悠久,更为普遍,甚至于同这个世界一样悠久,并有上帝和众天使的赞助。当上帝安置大地的根基,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的时候,安息日的根基就已奠定了。(伯38:6-7;创2:1-3可见这个制度理应得到我们的尊敬;它不是人的权威所制定,也不是出于人的遗传,乃是亘古常在者所设立的,并由祂那永不改变的圣言所命定的。

众人注意到安息日的题目时,一般著名的牧师便颠倒歪曲上帝的话,尽量镇抚人的疑问之心。凡没有自行查考《圣经》的人,便很满意的接受了这些迎合他们心意的结论。有许多人想藉着争论、诡辩、教父的传说、以及教会的权威,来推翻真理。所以真理的拥护者不得不用《圣经》来维护第四诫的威信。这些卑微的人以真理的《圣经》为唯一的武器来反抗学者和名人的攻击,使他们既表惊异又感恼怒,发觉自己的巧言诡辩竟无力对抗那些不懂得烦琐哲学而精通《圣经》之人的简单率直的理论。

许多人既没有《圣经》证据的支持,便不息不倦的坚持说:“为什么一般有声望的人不明白安息日的问题呢?只有少数的人相信你们所信的。假使说你们是对的,而世界上所有的文人学者都是错了,那是不可能的。”他们忘了古时的犹太人也曾用这同样的理论来反对基督和祂的众使徒


为要辩倒这一类的论调,我们只需引用《圣经》的教训,以及上帝在各时代向祂子民所行的事。上帝作工乃是藉着那些听从祂的话,并在必要的时候肯讲逆耳的真理,而毫无忌惮地谴责流行罪恶的人。上帝之所以不常拣选有学问和有地位的人去领导宗教改革的运动,乃是因为这等人专赖自己的信条、理论、和神学,并且觉得自己无需受上帝的教导。惟有那些亲自与智慧之源有联络的人,才能明了并解释《圣经》。上帝有时呼召一班没有受过多少学校教育的人去传扬真理,这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学问,而是因为他们能虚心领受上帝的教导。他们乃是基督门下的学生,他们的谦逊与顺服使他们成为伟大。上帝将祂真理的知识交托他们,乃是他们的光荣,世上的名誉和人间的尊荣与此相比,实在微不足道。

凡诚心热爱上帝之人,就当有修补被罪恶势力所破坏的墙垣的责任和义务。到了日期,藉着传扬的工夫把他的道显明了;这传扬的责任是按着上帝我们救主的命令交托我。” 1:3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