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tomaincontent
 首页»教会历史»清河历史

教会历史第二篇上帝继续引导

2016年07月21日5860编辑

教会历史第二篇 上帝继续引导-满月星光-清河教会官方网站

     2005年9月29日,也就是三天后,我做了第二个梦,更奇怪。梦中的情景是:“在安息日,我讲道,下面听道的人不少,牟建光长老也在听。当时我问大家一个问题:‘我们怎样做才算爱主耶稣?’开始没有人回答我,我又问一次:‘我们怎样做才算爱主耶稣?’这次有个人回答我,我一看是牟建光,他回答什么我听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回答的我特别不满意。

        接下来是我们一家三口人出去到了外面,看见一个特别大的广场,里面站着数不清的人,都身穿白色粗布窗纱料子所做的裙子,站成方队,在跳一种集体舞。在队伍中间站着一个身穿粉色粗布窗纱料子裙子的,看上去是领舞的。这些人都脸朝南站着队,在她们的对面还有一个身穿灰色便装的女人,脸朝北对着她们,看上去是指挥的。我们一家人站在东边看着她们跳舞,我对我丈夫说:‘这舞我们以前也会跳啊,’这时就看见那个指挥的女人转过头来,向我摆手说:‘来啊,来啊,跟我们一起跳啊,’我说:‘不跳了,这舞是我们没信耶稣的时候跳的,我们现在信耶稣了,不跳这种舞了。’我看见这女人的脸时,觉得那张脸慈祥的就如菩萨的脸。

        这时她们好像跳完了,来了一个男人到了西边的领操台上做总结报告,我没听见说的是什么,就见这个男人下来了,直朝着穿粉衣服的女人走过去,两个就热烈的拥抱。当时我觉得很可笑,这两人可真大方,这么多人就抱到一起了。之后这个男人又往前走,顺着他走的方向,我看见了一个人,身穿一身绿衣服,是连体的,带着帽子,前面一条拉链,一直拉到头顶,整个人包在了一个绿色的包里,就像个肉球一样,看不见脸,手和脚。当我看见的时候,心里实在是惊讶,因为没有见过这样的衣服,世上都没有,心里实在好奇,想这个人到底是谁呢?这时那个男人走到她跟前,就用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就把拉链拉开,脸露出来,一看更惊讶,这几百人,只认识这一个。她就是我们宝清县教会最红的执事王淑杰的女儿,叫赵欣影。赵说:‘我啊,穿什么都好看’。当时我想,你怎么能穿什么都好看呢?也不过就个子高一些,还长的那么胖,这时她就在我面前走了过去,我想,我好好看看你,到底是怎么好看。当时我就像个局外人看了场电影一样。”

        醒来之后觉得奇怪,但仍不觉得这梦有什么意义,只是在早晨吃饭的时候,与所教的孩子们当笑话讲一下而以,并没有放在心上。到了晚上,关叔在大连打来了电话,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说黑龙江省哈尔滨的刘玉华牧师从大连教会走了,正好三天走的,关叔说的很兴奋,我也有些兴奋了。因为在几天前听关叔他们说,上海的郑昭荣老牧师与刘玉华牧师等要去大连教会,是为沸沸扬扬的大连教会事件来做调解工作的,那时关叔打来电话对我们严肃的说,快为郑牧师与刘牧师祷告,如果刘牧师三天后不离开大连,她会做了错误的判断,这样她的永生就会因她错误的判断而丢失在大连,所以他们让我们为这事祷告,求主使刘玉华三天内快快离开大连。一开始我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还觉得神经兮兮,心想,怎么会把永生丢在大连呢?也没太放在心上,只是简单的做了个祷告而以。但此时我真的兴奋了,因为我突然明白了这两个梦是有意义的,是真实的,是主在告诉我什么不懂的事。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乐,无法形容的愉快,是平生没有过的。我的心欢畅,暗暗的赞美不停,我们正在经历着主的奇妙、策士、全能、永在、和平。

        郑牧师他们是在2005年9月27日到的大连,也就是在这个日子我做了第一个梦。就因为梦中关叔说我三天不吃饭,禁食三天这句话,我才明白了这个梦实在是有意义的。三天后又做了这个梦,加上关叔说的刘玉华牧师不到三天真的走了这个事实,我的心也就开始沸腾了,原来主真的这么奇妙?我回想这两个梦,就相信关叔没有瞎眼,别人对他走邪教的传闻是错的,他决不是瞎眼领路的。 第一个梦也显示出我们家是一个新的教堂,还只有讲台没有桌椅,但在此时为什么是这样,我还不知道,只有经历了才会知道。我心里有了这个从主而来的判断,心里就平安了。又思想今天的这梦,细想这段日子牟建光他们所做的,就知道牟建光肯定做了诡诈的事。

        当时我们宝清县老教会有两个长老,七个执事,其中一执事就是王淑杰,也就是梦中那位身穿怪异绿服装的姐妹的妈妈,还有一位女执事叫王淑娟,是王淑杰的妹妹,这姐妹俩当时在宝清县老教会是顶尖走红的人物,两位长老就如傀儡皇帝,这两姐妹就如垂帘的慈禧。梦中这一群人所跳的舞是属世的舞,我们因为已经信耶稣就不跳了。当时主耶稣真的开了我的心窍,一下子这些事的大方向因着这两个梦都明白了。在梦中,牟建光不知道怎么样做才叫爱主耶稣,后来就因着那个身穿绿色怪异服装的女孩,就明确的知道这几个人物到底是谁了。这一特大方队就是我们宝清老教会,领舞的人就是王淑娟,指挥的就是她姐姐王淑杰,那个站在领操台上总结,下来与领舞之人拥抱的男人就是长老牟建光。这个小姑娘就代表王淑杰本人,她说自己穿什么都好看,长的也像菩萨,现实真的是这样啊,王淑杰看到自己的品格,无论穿什么都是完美的,她当时在宝清以及外省的影响力,真的如菩萨一样,有很多信徒说,没有四姐(王淑杰)我们就活不了,王淑杰在讲课的时候,也常做见证说:“哪里有难事,我一去,就解决了。”

        关叔打电话告诉刘玉华牧师离开大连的时候,教会的王继山弟兄在我家里,他是一位年青的弟兄,我们在一个村子,他与兴举的关系非常好,和我家孩子们也很好,小雪(我大姐的女儿,当时在学校管后勤,为学生们做饭。)有些喜欢他,当时在教会中,像王继山这样的弟兄不多,他是个追求的人,也是牟建光,王淑杰等重点栽培的人。当时王继山的脑中已经灌满了关叔进入邪教的思想,他因为爱我们的原故,怕我们跟着关叔一起进入邪教,所以他心中也很痛苦。当晚王继山问我说:“你觉得关明科这人怎么样?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可靠吗?”我知道他在试探我,想看我的说法,也许要回去复命。当时我很认真的回答他,关叔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没有错,因为主给了我证明和引导,既然主已经判断,我就不会听人的,也不会再用人的智慧来处理问题

        王淑杰,王淑娟,牟建光,都是我在主里认识的好友,当我不明确的时候心里郁闷,现在明确了,心里更有说不出来的忧苦,此时我心里思潮起浮,感慨万千。细想近几个月教会发生的事,想着主所给的这两个奇怪的梦,彻夜难眠。

        这两个最初的梦已经过去了七年,现在想来还历历在目,并且经过了这七年,主的带领一直同在,让我更加明确这梦的深刻意义。这不冷不热的老底嘉教会,经历了这160多年的自以为义,自以为是,自以为富足,真的已经属世化了,可惜我们列祖所劳碌得来的牛群羊群都被这些可耻的偶像所吞吃了。怀雅各,怀师母当年在主的带领之下,为主大发热心,建立起的美好家园,现在里面还有几只羊呢?怀师母的心虽然不盼望这样的时期来到,但主也在《证言精选》卷三,第五十四篇“蒙召作证”中默示了这个时期,在“动人的景象”的异象中,怀师母见到了两幅地图的更替,怀师母没有解释这个异象,我想她不愿意看见这被吐出的衰败场面,更不想看见这样的结局吧。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