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tomaincontent
 首页»真理辨析»时代真理

“荣耀离开以色列”——从“以利家”的刑罚和被掳看主对背道教会团体的吐出

2017年01月10日7030原创编辑


以色列人是上帝的特选子民,是主所亲自栽植的葡萄园。《圣经》中记载她背道的历史,作为后来的上帝子民世世代代的鉴戒,从其中看明上帝的旨意和作为,显明上帝的圣洁和公义。(参林前10:11)


在士师时代以利为以色列的祭司和士师的时候,在圣殿担任祭司的以利的两个儿子藐视上帝祭祀条例,又因卑鄙和淫荡的行为违犯了上帝的律法,玷辱了圣职。使以色列百姓“藐视耶和华的祭物”(撒上2:12-36)但身为大祭司神圣职分和以色列最高司法权威的以利,因溺爱儿子的缘故,并没有用上帝所赋予的威权来公正地处理他两个邪恶的儿子(革除祭司职分并处以死刑),致使上帝的工作在百姓面前遭到严重的亵渎和侮辱,使许多人转离了对上帝的敬拜,拜偶像之风充斥各地。即便是上帝借神人和年幼的撒母耳之口传达对以利家可怕刑罚的预言和判决,(参撒上227-363:11-14)以利也没有显出真正悔改的实效,没有趁上帝耽延未降罚的恩典时间,采取有效措施来挽救过去的错误,来矫正那污秽上帝圣所、并使以色列千万人败亡的罪恶。

“耶和华对撒母耳说:我在以色列中必行一件事,叫听见的人都必耳鸣。我指着以利家所说的话,到了时候,我必始终应验在以利身上。我曾告诉他必永远降罚与他的家,因他知道儿子作孽,自招咒诅,却不禁止他们。所以我向以利家起誓说:‘以利家的罪孽,虽献祭奉礼物,永不能得赎去。’”(撒上311-14对以利宣布可怕的判决几年后,上帝的刑罚终于来到了。非利士人进攻以色列,以色列人大败,有三万人战死疆场,上帝的约柜被掳,以利的两个儿子在护卫约柜时被杀;当以利听到这些消息时也扑倒而死。而这所有消息,竟也成了以利儿子非尼哈之妻的死因,她敬畏耶和华,她为这次在遭难的时候所生的孩子起名叫以迦博,就是“没有荣耀”的意思。她临死犹再三的悲呼:“荣耀离开以色列,因为上帝的约柜被掳去了。”(撒上4:21-22

以利作为以色列全地的最高宗教和政治领袖,他竟因着自己的癖性没有去谴责制止罪恶,也没有对罪人执行审判,以致使全以色列民都陷入罪中而遭受刑罚,实在是可悲。正如先知所说的:“因此,耶和华一日之间必从以色列中剪除头与尾,棕枝与芦苇,长老和尊贵人就是头,以谎言教人的先知就是尾。因为,引导这百姓的使他们走错了路;被引导的都必败亡。”(赛9:14-16以利死后,上帝设立撒母耳为以色列祭司、士师和先知,在撒母耳的晚年,以色列进入了王国时代。

历史的车轮驶入了最后的犹大王——西底家做王的末叶,当耶利米继续在犹大地作见证的时候,主在巴比伦的俘虏当中兴起了先知以西结,为要警戒并安慰流亡的人,并坚定祂藉着耶利米所讲的话。以西结不但很清楚地指明了相信那引使俘虏们指望早日归回耶路撒冷之假预言的愚妄,他也蒙指示用种种表号和严肃的信息,来预言耶路撒冷被围困和完全毁灭的事。

“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人子啊,主耶和华对以色列地如此说:结局到了,结局到了地的四境!现在你的结局已经临到,我必使我的怒气归与你,也必按你的行为审判你,照你一切可憎的事刑罚你。我眼必不顾惜你,也不可怜你,却要按你所行的报应你,照你中间可憎的事刑罚你。你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主耶和华如此说:有一灾,独有一灾;看哪,临近了!结局来了,结局来了,向你兴起。看哪,来到了!’”(结7:1-6这是上帝藉以西结对以色列人所发的预言和警告。警告很清楚地指明,上帝的忿怒和所临到以色列的刑罚乃是因为他们背道,行一切可憎之事。当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率军围攻耶路撒冷,圣殿被毁,以色列人悉数被掳到巴比伦。继北国以色列被亚述所掳掠后的一百多年,南国犹大也被巴比伦灭亡了,以色列民族因自己的背道,他们被“在天下万国中抛来抛去”。(参申28:15-25,耶29:18)这结局也正是对上帝藉祂的仆人众先知所发预言的应验:“耶和华藉他仆人众先知说:‘因犹大王玛拿西行这些可憎的恶事,比先前亚摩利人所行的更甚,使犹大人拜他的偶像,陷在罪里,所以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说:我必降祸与耶路撒冷和犹大,叫一切听见的人无不耳鸣。我必用量撒玛利亚的准绳和亚哈家的线铊拉在耶路撒冷上,必擦净耶路撒冷,如人擦盘,将盘倒扣。我必弃掉所余剩的子民,把他们交在仇敌手中,使他们成为一切仇敌掳掠之物。’”(王下2110-14

此处预言提到“撒玛利亚的准绳和亚哈家的线铊”。我们知道,所罗门接续大卫作以色列十二支派的王,因他后来的背道,在其儿子罗波安继位后,十二支派王国被分裂为北国以色列(流便、西缅等十个支派)和南国犹大(犹大和便雅悯二支派),由耶罗波安做十个支派的王。做王一开始,耶罗波安玩弄权术,为了阻止以色列国的百姓去犹大国的耶路撒冷圣殿敬拜,就在伯特利和但设立了两个敬拜中心,叫百姓在那里敬拜,用金牛犊来象征那看不见的上帝。这种以偶像代替上帝的敬拜就直接违背了上帝的诫命,并造成严重的罪恶后果,致使后来以色列人竟忘了自己的创造主,随从外邦人敬拜巴力和亚斯他录,沉溺于各种虚假偶像中。百姓的心完全屈从于邪情恶欲了。

尤其是在不幸的以色列国末后的几年,特别充满了暴行和流血的事,这种情形甚至在亚哈统治之下最纷乱不安的期间也未曾见过。二百余年以来,十个支派的诸统治者“所种的是风;”故此他们“所收的是暴风。”(何8:7)君王相继被弑,而为其他具有统治野心者所取代。主论到这些不敬虔的篡位者说:“他们立君王却不由我;他们立首领我却不认。”(何8:4)每一项公义的原则都被弃置一旁;那些应在世上万国面前作神恩之保管者的人,却“向耶和华行事诡诈,”(何5:7)彼此之间也是如此。主曾藉着那出现在伯特利祭坛前的神人,藉着以利亚与以利沙,藉着阿摩司与何西阿等,屡次向以色列的十个支派说明不顺从的恶果。可惜以色列竟不顾责备和劝告,而在离道反教之中越陷越深。主说:“以色列倔强,犹如倔强的母牛;”“我的民偏要背道离开我。”(何4:1611:7

最后所传给他们的信息乃是:“以色列人哪,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你既忘了你上帝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祭司越发增多,就越发得罪我;我必使他们的荣耀变为羞辱。……我必因他们所行的惩罚他们,照他们所作的报应他们。”(何4:16-9这信息与犹大国末期的以西结所传的警告是何其相似啊!终于,北国京都撒玛利亚又被亚述军所侵犯;在随后的围困之中,成群的人都惨死于饥饿、瘟疫、和刀剑之下。撒玛利亚城和以色列国同时沦陷了,而十个支派所余下的人全数被掳,并分散在亚述国的各省中。耶和华说:“我从早起来,差遣我的仆人众先知去,说:‘你们各人当回头,离开恶道,改正行为,不随从事奉别神,就必住在我所赐给你们和你们列祖的地上。’只是你们没有听从我,也没有侧耳而听。”(耶35:15以至于悲惨的结局临到,哀哉!

虽然以色列民是上帝的特选子民,但因其“恒久背道”,(耶8:5)不遵从上帝的律法,也不听从上帝所差遣的仆人众先知的警告,必被上帝所撇弃。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使这殿如示罗,使这城为万国所咒诅的。”(耶26:4-6)这有关示罗的事,不正是在以利的日子非利士人战胜以色列并将约柜掳去——“荣耀离开以色列”。以色列民的历史作为末世上帝子民的鉴戒,使人警醒,更使我们看明,对于因罪陷入背道,又始终不悔改的教会团体,即便是上帝特选的子民,也必遭受上帝公义的审判和刑罚,被主所吐出。“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曾经一度纯洁的上帝选民,因背离主道而沦为巴比伦被主吐出,这样的事情在教会的历史中,不断应验着圣经中上帝藉先知所发的预言和警告。

耶稣在世的时候,曾当着门徒的面咒诅了一棵似乎成熟早,枝叶繁茂却并无果实的无花果树。(参可11:12-14,20-21)根据无花果树先结果后长叶的特性,这棵树既有茂盛的叶子,就表明它必有成熟的果子。当耶稣寻找树上的果子,“竟找不着什么,不过有叶子”,原来它只是虚有其表,除了许多虚饰的叶子之外,其他一无所有。于是基督对这棵树发出一句严厉的咒诅说:“从今以后,永没有人吃你的果子。”当次日早晨耶稣和门徒那里经过的时候,这棵树枯萎的枝条和下垂着的叶子,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彼得说:“拉比,请看!你所咒诅的无花果树,已经枯干了。”救主对无花果树的咒诅,准确地应验在被掳归回的上帝特选子民以色列民族在主后34年,即特定给犹太民族的“七十个七”(490年)期满而被主弃绝,耶路撒冷圣城分别在主后70年和135年两次被毁,只留下一片“荒场”。(参但92427,路1941-44,太2337-38,《善恶之争》第1章第182840段,《历代愿望》64章第111316段)

耶稣咒诅无花果树的事,是个活的比喻。那棵在基督面前夸张枝叶茂盛而不结果子的树,正是犹太国的象征,指明了犹太人被弃遭劫的缘由及其必然性。上帝本着祂的大怜悯,将被掳的以色列人从外邦招聚回来,重修了被毁的圣殿,又特别地给了他们四百九十年的恩典时间,使他们能从所崇祀的敬拜中认识上帝的旨意,向世人显明祂的圣德,渴望他们在世上成为救恩的泉源;在耶稣传道前,上帝又差遣施洗约翰来预备主的道路,指责他们的罪恶,警告他们要悔改,信从福音。但犹太人以“选民”骄傲自居,自称效忠于上帝,以为自己的义行超过一般其他民族,却因迷恋世俗、贪财牟利而败坏了。他们夸耀自己的知识,殊不知他们对上帝的要求一无所知,并充满了伪善。犹太人所严格墨守的仪文规条,已失去了属灵的生命,只是死的形式而已,他们对宗教礼节中大部分的教训却视而不见。他们信靠祭物和规条本身,却轻忽了祭物和规条所预指的主。他们以仪式的多寡来衡量自己的圣洁与否,但内心却满是骄傲、自私和虚伪。他们像那棵不结果子的树,高傲地铺张着虚有其表的枝叶,看上去非常茂盛,美丽悦目,却没有结果子。犹太人的宗教及其壮丽的殿宇、神圣的祭坛、圣服的祭司和隆重的仪式,在外观上虽然华美,但谦卑、仁爱和慈善的美德却一样也没有。犹太领袖们以为自己够贤明的了,不再需要训诲;够公义的了,不再需要救恩;够尊贵的了,不再需要从基督而来的荣耀。因此,当四百九十年的恩典时期一到,主就将他们所妄用的权利和所轻视的任务转托给别人——祂亲自所拣选的使徒将福音传向外邦。

被咒诅枯干的无花果树的警训,是向各时代的教会团体和每一个基督徒所发出的。也同样适用于对世俗化的、堕落的改正教会和不冷不热的老底嘉教会第二阶段临到的吐出。启示录书中分别两次(启14:8,启182)传出了“巴比伦大城倾倒了”的警告信息,这信息正是上天对教会历史时期中的教会背道、堕落沦为巴比伦,被主吐出的警告。根据启17:5,“巴比伦”一词是从“巴别”而来的,是“混乱”的意思。《圣经》用这字来代表各种虚假或叛道的宗教。就是那因自己的异端和罪恶,又因拒绝上天所赐的真理而堕落的教会。巴比伦称为“淫妇的母”,她的女儿就是那些迷恋于她的教义和遗传的各教会。这些教会都效法她的榜样,甘愿牺牲真理和上帝的悦纳,以求和世俗发生不正当的关系。且看这两次信息的应验。

“又有第二位天使接着说:“叫万民喝邪淫、大怒之酒的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14:8)第二位天使的信息必是指着那些一度纯洁而后变成腐败的宗教团体,正应验于堕落世俗化的改正教会。这个信息既然是随着审判的警告而发的,就必然是在末期宣扬的,所以它不可能单指罗马教会,因为那个教会已经在多年之前呈现堕落的状态。改正教团体在发起的时候,曾勇敢地为上帝并为真理奋斗,而且有上帝的恩惠赐给他们。“你美貌的名声传在列邦中,你十分美貌,是因我加在你身上的威荣。”(结1614)可是他们因那造成以色列败亡的同一个欲望而跌倒了。骄傲与奢侈的精神在宗教的伪装之下滋长,固步自封,贪恋世俗和以人的理论代替《圣经》的教训。各改正教会团体都声称自己的信仰是以《圣经》为根据的,而又是分门别类,派别之多,几乎无法数算,各宗派的信条和理论自相矛盾。各教会因与世界联合而腐败了。“只是你仗着自己的美貌,又因你的名声就行邪淫。”(结1615)许多改正教会步罗马教的后尘去与“地上的众王”行淫。基督指着他们说:“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因我见你的行为,在我上帝面前,没有一样是完全的。”(启31-2及至他们完全拒绝第一位天使那唤醒他们灵性的审判信息(但8:14“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必洁净”),他们就与上帝真正隔绝了。紧接着(1844年,二千三百日的终点)就发出了第二位天使对他们吐出的信息,教会历史进入了老底嘉时期。(参雅4:4,《善恶之争》第21章,《救赎的故事》第49,51章)

针对教会历史最末后的老底嘉教会,主耶稣同发出了严肃警告:“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启3:1516改正教曾是主耶稣基督用自己权能所栽植的树,因为拒绝上天来的信息而沦为巴比伦。而代表老底嘉教会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也曾是基督用自己权能所造的树,早期也曾有预言之灵的浇灌。那么,堕落变质、不冷不热的老底嘉教会团体是否能逃避启示录316节的厄运呢?在1915年怀师母去世后,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开始教派林立(“旷野”、“生命之光”、“新派”、“新新派”,“改革派”,“进堂的旷野”……)教义互相矛盾,固步自封(请对照“余民教会不是巴比伦”第23段“祂所引领的是一整体的百姓,不是分支别流,这里一个,那里一个”),这一切与1844年的更正教团体几乎一样。启示录18章——重传启148信息,正是如今发生在老底嘉教会第二阶段(摇筛吐出),针对始终停留在不冷不热状态中不愿悔改的老底嘉教会团体吐出的宣告,并且这些宣告要与第三位天使的信息联合起来,成为那要传给地上居民的最后警告。

正如怀师母在《善恶之争》38章第23段预言:启示录第18章(1-2,4节)“经文预指一个时期,就是启示录第十四章第二位天使(见启14:8)所传巴比伦倾倒的警告将要重新被传扬的时候,同时还要提述自从一八四四年夏季开始传扬这信息以来,侵入巴比伦各团体中的许多腐败现象。……因此必要发起一个运动(详见《证言卷九》第13章告全体教友,第56段),正如这位天使所象征的,他是从天上来的,以荣光照耀全地,并大声呼叫,宣布巴比伦的罪恶。随着他的信息有呼召发出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这里说“预指一个时期”,在怀师母当时写这预言之灵时,148节所指的改正教团体早已“倾倒”(只有一次)沦为巴比伦。可见,这“预指一个时期”所“倾倒”的,就不再是指改正教团体,这就说明有新的曾一度纯洁而堕落变质的团体加入了巴比伦行列(“倾倒”),上帝给了他们足够的恩典时间,可他们拒不悔改,正如当年犹太民族一样。并且到此时,“巴比伦大城”的成员全部到位了,启示录第18章里此时的“巴比伦大城”已不等同于启示录第148节第二位天使信息中的巴比伦大城,其范围有了扩大,已经扩大成大巴比伦——“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启175)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或作:牢狱;下同),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启182)而这警告信息也不单单只是向改正教传了,还包括向新加入巴比伦大城成员中的上帝的子民传,以及以前就已沦为巴比伦的犹太民族、罗马天主教中的人传,以及世界上不信上帝的人传。这位大力天使的工作正合时宜地在第三位天使的信息渐渐增强时,联合成为对世界上所有人进行的最后的大呼召。

先知的预言之灵中,上帝对老底嘉教会第二阶段必发生的吐出早有预言。在《证言卷九》第13章告全体教友的第56段之“大改革运动”异象描述:“我在夜间异象中,看见上帝的百姓掀起了一场大改革运动。……众人都表露一种切心恳求上帝的精神,正如五旬节之前的情形。……人的心一被圣灵感动,就现出了一种真正悔改的精神。……我听到感谢和颂赞的声音,普世似乎掀起了1844年那样的大改革。……”其中提到掀起了类似“1844年那样的大改革”,1844年的大改革运动不就是改正教沦为巴比伦,而产生符合上帝心意的团体吗?又说是“正如五旬节之前的情形”,当时从犹太教出来跟随耶稣的门徒们从主接受特别灵恩,在主升天后,大家都聚在一起,彼此代求,彼此认罪,真实切心悔改。就说明大改革后,合主心意的真百姓团体在圣灵能力引导下所经历的真实悔改,以迎接晚雨。(参约20:22,珥2:28,1:13-142:1)所以,启示录第18章重传第二位天使之“巴比伦大城倾倒了”的信息正是在晚雨沛降之前进行的,而这次沦为巴比伦的,正是象1844年前的改正教那样教派林立、“分支别流,这里一个,那里一个”的“不冷不热”的堕落的老底嘉教会团体。而在《证言精选卷三》第54蒙召作证——“动人的景象”之异象中,那从上帝手中被撤下的地图不就是代表那曾是上帝所栽植,一度纯洁而后变质堕落的,“不冷不热”的老底嘉教会团体吗?而同时换上的那另外一幅地图,也就是主所亲自设立、有特别灵恩的本圈团体。

每一次的改革,上帝都兴起祂所立的仆人以不同形式发出警告的“半夜呼声”,只是那被脂油蒙住心的一群人却是“听不见”,因为他们都自以为“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殊不知却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赛6:10,启317)他们倚靠虚谎的话,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只是耶和华却早已不在那殿里。(耶7:41426:6;赛1:11-15,赛5:5-6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