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tomaincontent
 首页»真理辨析»谬论剖析

就路光牧师回复群岚姐妹的信的回复

2016年07月22日8000编辑


一、就路光牧师回复的第一个问题:“一场改革运动”来探讨

   1、路光牧师的话记在下面:

  『我在夜间异象中,看见上帝的百姓掀起了一场大改革运动。许多人在赞美上帝。患病的人被医好了,还有许多别的奇迹。众人都表露一种切心恳求上帝的精神,正如五旬节之前的情形(路光按:这句话译错了,按英文应译为:正如五旬节之前所出现的一种代求的精神表现了出来。A spirit of intercession was seen, even as was manifested before the great Day of Pentecost.)。千万信主的人都在走访人家,向他们宣讲上帝的道(英文是:Hundreds and thouands were seen visiting families and opening before them the word of God.)。人的心一被圣灵感动,就现出了一种真正悔改的精神。各方面的门户都为宣扬真理敞开了。全世界似乎受到了属天之影响的光照。上帝真诚谦卑的百姓都得了极大的福气。我听到感谢和颂赞的声音,普世似乎掀起了1844年那样的大改革。

回复:   intercession 名词,词典解释:1. 仲裁;调解    2. 祈求   3. 求情,说情,代求。Be(过去式)+过去分词是一种被动语态。Even as  词典解释:正如。有一点是不用争议的,就是这种运动的精神一定如五旬节之前的情形, 既然如五旬节之前的样子,如果硬把intercession按自己的想法翻译为代求就不可取了,因为在五旬节之前门徒之间不单单是代求,同时彼此之间也要做仲裁,调解的工作,并祈求上帝赐予彼此帮助认明己罪的智慧、悔改的能力和明白圣经的悟性等。原汉文翻译是很中肯地表达了这几方面的意义,切心恳求上帝,包括的内容是很丰富的。只单单译成代求就太狭隘了。

2、路光牧师的话记在下面:

     此处《证言卷九》提到的大改革大复兴运动,也就是《善恶之争》38章提到的最后警告运动,就是指晚雨复兴说的。启示录中有四处预言,是特别论到末后空前的晚雨沛降和圣工复兴说的。预言之灵早就启示我们,所谓晚雨复兴也就是第三位天使的大声呼喊(启14:9-12.教会证言精选『大摇动』的一章);也就是另有一位天使警告的大力传扬(启18:1-4.善恶之争38章,『最后的警告』);也就是盖印天使工作的最后高潮(启7:1-4)。此外,主耶稣在七封书信中的最后一封达于老底嘉时代教会的书信中,也特别指出了晚雨复兴来临的时间。根据这四处预言的应验情况可见,晚雨复兴正将来临了!

   启十八章另一位天使的警告,实际上也就是第二位天使警告在末后的传扬高潮;这另一位天使的警告也将要和第三位天使警告联合起来,成为上帝传给地上居民的最后警告。这最后的警告将具有空前的能力和荣耀,正如在本次异象中是以一位大有权柄和荣耀的天使来象征的。约翰一开始就记载说:『此后,我看见另有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从天降下,地就因他的荣耀发光,他大声喊着说,……』

这最后的警告所具有的能力和荣耀,不但要远远超过复临运动时代传扬第一位天使警告时的情况,而且也将超过使徒时代早雨圣灵沛降后所带来的圣工复兴情况,因为这另一位天使警告高潮及第三位天使大声呼喊中所表现出来的空前能力和荣耀,原是从圣灵晚雨沛降而来。

回复:第一点:路光牧师的说法前后矛盾。

看前后这两段的描述就知道,前一段描述说明:大改革运动=晚雨复兴=最后的警告=第三位天使的大呼喊=启示录18章另一位天使的警告。但在后两段中所描述的却是对自己观点的否定,因为是这样说的:这另一位天使的警告也将要和第三位天使警告联合起来,成为上帝传给地上居民的最后警告。”“因为这另一位天使警告高潮及第三位天使大声呼喊中所表现出来的空前能力和荣耀,原是从圣灵晚雨沛降而来。前一句说明另一位天使警告(启18章)+第三位天使警告=最后的警告;这和前面路光牧师自己所总结的都是等同关系是不相符的。后一句说明另一位天使警告的高潮和第三位天使呼喊所表现出来的空前能力时,才是晚雨沛降的表现。那就是说明,只有另一位天使警告到高潮时,第三位天使大声呼喊表现出空前能力时才是晚雨沛降。这就是说另一位天使警告开始时期就不是,也不能等同于晚雨沛降。第三位天使的警告也不等同于晚雨沛降。所以可见路光牧师自己的观点互相矛盾,根本站立不住。


第二点:第三位天使警告、另一位天使警告、晚雨沛降不能混为一谈。

第三位天使的警告是在1848年,上帝启示怀爱伦叫怀雅各以文字布道的方式、出版《现代真理》小书报传播宣传。如果要是等同于晚雨复兴,那么依路光牧师的讲法,就是说明在1848年就是晚雨复兴了。如果真如路光牧师所说的预言之灵早就启示我们,所谓晚雨复兴也就是第三位天使的大声呼喊怀爱伦一定会明确地在证言中写明晚雨已经降下了,就不用在她后来的著作中,还叫我们盼望晚雨了。也不会在1909年所写的《告全体教友》中说明这种改革运动了。那是因为在1909年甚至在怀去世时(1915年)也没有产生这种运动,证明这种运动还在将来的时代 。所以这种运动根本就不等同于第三位天使的大呼喊。

第三点:正确地理解晚雨什么时候来到。

『那与第三位天使联合传扬其信息的另一位天使将要用他的荣耀照亮全世界。这话预言到一种普及全球的工作和非常的能力。1840年1844年的复临运动仍是上帝能力的光荣显现;第一位天使的信息曾传遍世界上一切有福音传到的地方,并在一些国度中引起了极大的宗教奋兴,乃是从第16世纪宗教改革以来所曾有过的;然而在传扬第三位天使最后警告时所发起的伟大运动却要超过这一切。这工作将要像五旬节的工作一样。』(《善恶之争》38章)

从这段文字中知道只有第三位天使警告和另一位天使联合时,这工作将要象五旬节一样,是一种普及全球的工作和非常的能力,这种运动和1840年1844年的复临运动——上帝的能力光荣显现相象。

第四点:另一位天使警告时必要提述的事。

看到许多天使在天上仓促地来来往往,一时下到地上,一时又升回天上,为某一项重大事件的发生作准备。然后我看见另一位大能的天使奉命到地上来,将他的声音与第三位天使的声音联合,要加强他信息的力量。有极大的能力和荣耀赐给那天使,当他下降的时候,全地就因他的荣耀发光。当这位天使大声呼喊说:“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并各样可憎之雀鸟的巢穴。”(启18:2)的时候,他所带来的光辉,一直照射到天涯海角。〖1〗

第二位天使所传扬有关巴比伦倾倒的信息这时又重复传了一遍,此外,再提到那在一八四四年之后进入各教会的种种腐败。这位天使的工作正合时宜地在第三位天使的信息渐渐增强,成为大呼声的时候,来加强他最后的伟大工作。上帝的百姓如此就得准备好,得以在他们所快要临到的考验时辰中站立得住。我看到强烈的光照在他们身上,他们便团结起来无畏地去宣扬第三位天使的信息。〖2〗

有许多天使奉命去帮助那来自天上的大能的天使,我便听见那似乎响彻遍地的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因她的罪恶滔天,她的不义上帝已经想起来了。”(启18:4-5)这一道信息似乎是附加在那第三道信息上的,正象那半夜的呼声在一八四四年加强了第二位天使的信息一样。上帝的荣耀光照了那些忍耐等候着的圣徒身上,他们就无畏地传出最后的严肃警告,宣布了巴比伦的倾倒,并呼唤上帝的百姓从巴比伦出来,以便逃脱她可怕的厄运。〖3〗[NextPage]

那照射在那些等待着的圣徒身上的光透入了各地,结果各教会中得过光照而又没有听见过也没有弃绝过那三道信息的人便听从了这个呼声并离开了那些堕落的教会。自从这三道信息被传扬以来,许多人已经长大成人了,所以这光要照在他们身上,给他们在生命和死亡之间自行选择的机会。有一些人选择了生命并和那些等候主复临,遵守他全部诫命的人站在一起。那第三道信息必须完成它的工作,众人都要受到它的试验,上帝视为宝贵的人要从各宗教团体中出来。〖4〗”(《救赎的故事》58章1-4段)

从上面第二段中可知:“二位天使所传扬有关巴比伦倾倒的信息这时又重复传了一遍,此外,再提到那在一八四四年之后进入各教会的种种腐败。这位天使的工作正合时宜地在第三位天使的信息渐渐增强,成为大呼声的时候,来加强他最后的伟大工作。”启示录18章的信息传出时,一定会再提1844年第二位天使的内容,此外,还要提到1844年之后的进入各教会的种种腐败。既说1844年之后,那就不可能单指更正教团体了,因为1844年之后,又有一个新的团体出现。这个团体就是基督复临安息日教会团体,所以也必是提及这个教会团体中种种腐败现象。而这大力天使警告必是在第三位天使信息渐渐增强,成为大呼声时来到。其实第三位天使一直在传扬,所以渐渐增强不是以前不传现在加大力度传的意思,而应是第三位天使信息越来越清晰明了时,成为了准确的号角声时(因为要成为大呼声)另一位天使的警告才来到。当另一位天使信息来到之时,必定准确地说明末后的改革运动的性质,因为这位天使的工作是“正合时宜”大呼声。

3、路光牧师根本没有解释为什么这个运动称为“类似1844年的大改革”

回复:因为这是个重要的线索,是来说明这个大改革的性质。只要知道了1844年出现了什么改革,就可知这场运动是什么内容了。那么1844年在宗教界到底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呢?查考一下可知:第一、在3月份和10月份各发生一次失望;第二、在夏季,因第一次失望,更正教团体对于接受复临运动的信徒进行了驱逐,那些不愿离开自己团体的人便屈服于教会的权威,否认了复临运动的神圣性。那些不愿违背自己良心,而顺从上帝的人,就毅然地离开了原来的团体,不再与他们为伍。并因着都承认复临运动的属天性质而走到了一起,合为一群,并在此种情况下,发出了启14:8的预言“巴比伦大城倾倒了”的信息,宣布更正教团体沦为巴比伦状态。第三、在1844年12月,怀爱伦第一次见异象。

在这以上的几件事上,哪一项是属于改革呢?两次失望因为是误解了“圣所就必洁净”的道理,而造成的结果,这不能称之为改革,因为改革所做的事就是以前没有或是改变一种观念。怀爱伦见异象是上帝特别的拣选,是为要带领这个从巴伦大城里走出的小群人走正确的道路。那么只有第二件事是一种改革了,因为他们走出了原先他们所认为正确的团体,并根据圣经的预言宣布原先的团体已沦巴比伦状态,这是一种改变的精神,是一种创新。在《证言卷九》中说的大改革既然是类似1844年的大改革,就不是等同于1844年的大改革。这就说明这个大改革与1844年的大改革有一样的地方,还有不一样的地方。一样的地方就是同样宣布的都是“巴比伦大城倾倒了”,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宣布的对象和1844年不一样了。

所以,从如五旬节之前的情形和类似1844年的大改革可知,证言中所说的大改革一定是具有门徒在五旬节没到之前的,在上帝的引导之下的谦卑寻求的精神,还一定具有象1844年那样的改革,但总之来讲这次改革的开始时期决不是晚雨沛降,而是上帝要从各个败坏的教会团体中呼召出来、并预备一群如五旬节那时的门徒般的一群人,但是这改革运动持续发展的高潮就是晚雨沛降的时候。



二、就路光牧师回复的第二个问题“两幅地图异象”的探讨


1、路光牧师的话记在下面:


我现在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关于白弟兄对两幅地图异象的解释,不可断章取义,而要细看本章题目『蒙召作证』和上下文的教训,就可清楚明白,这不是属于预言,而是属于对当时以来本会余民的劝勉和告诫:如果上帝余民都热心传道救灵,将现代真理传遍本国和世界各国,就会出现第一幅地图的景像『……他的真理也传遍了天下。』如果上帝的百姓将灯放在斗底下,『使非难,寻衅,和控诉,成为他们一生主要的任务。他们的心与上帝不合,并将自己的光藏在斗底下了。』那么就要出现第二幅地图的景象『只有少数几处有光,其余的世界都在黑暗之中……』。

正如怀爱伦看完这二幅地图的异象后,接着所劝告的:『如果基督的精兵个个都已尽到自己的责任;如果锡安城上的守望者个个已吹响了一定的号角,那末普世的人都必早已听见这警告了。但是这工作已经落后了许多年。当人们睡着的时候,撒但已乘机冲到我们前头去了。』

也正如在前文中怀爱伦所不断劝勉的:『上帝把光给他的百姓,不是要他们把它封闭在已经明白真理的教会里,而是要去照亮世界的黑暗之处。凡在光明中行,如同基督在光明中行的人,必会与救主合作,将主所指示于他们的转示于人,使各国、各族、各方、各民,都明白现代的真理。这就是上帝的旨意。』


回复:下面是两幅地图的原文:

动人的景象

     我在夜间的异象中,看见了非常动人的一幕。见有一个很大的火球落在几座壮丽的大厦之间,以致大厦立时被烧毁。我听见有人说:“我们早知道上帝的报应要临到世界,可是想不到竟会来得这样快!”又有人用悲痛的声音说:“你们早已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我们可不知道啊!”我听见各方都有这样的怨声。

我在极其悲伤中醒过来。后来又睡着,觉得自己好像是在一大群人之中,一位有权威者正对着大众演说,在他们的面前,展开了一幅世界地图。衪说这幅地图画的是上帝的葡萄园,是必须栽种的。天上的光不论照在谁的身上,这人就必须将光反照别人。在许多地方必要燃起亮光,从这些光上又要点着别的光。

又重申以下的话说:“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3-16

我看见从各城各村,地的高处和地的低处,都有一道一道的光照射出来。上帝的话遵行了,结果在各城各村之中,都有了衪的纪念物。衪的真理也传遍了天下。

此后,这幅地图移开了,又换上了另外一幅。那幅地图上只有少数几处有光。其余的世界都在黑暗之中,只有一些星散的微光,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地闪烁着。我们的指导者说:“这种黑暗乃是人们任意妄为的结果。他们喜爱遗传,养成作恶的倾向;使非难,寻衅,和控诉,成为他们一生的要务。他们的心与上帝不合,并将自己的光藏在斗底下了。

如果基督的军兵个个尽到自己的责任,如果锡安城上的守望者个个吹出了一定的号声。那么世人就必早已听见这警告了。但是这工作已经落后了多年。当人睡着的时候,撒但就偷袭我们了。

我们应当倚靠上帝,毅然前进,毫不自私地做衪的工作,谦卑地信赖,把我们的现在和将来完全交给衪全智的安排,将起初确实的信心坚持到底,并要记得我们之所以接受天上福气,并不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德行,乃是因为基督的功劳,并借着相信衪,得以承受上帝丰盛的恩典。(《证言精选卷三》,第五十四篇 蒙召作证)


第一点:路光牧师说这不是预言,而是对当时以来本会余民的劝勉和告诫,并用了如果……就是……的因果关系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参路光牧师自己写的话我现在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关于白弟兄对两幅地图异象的解释,不可断章取义,而要细看本章题目『蒙召作证』和上下文的教训,就可清楚明白,这不是属于预言,而是属于对当时以来本会余民的劝勉和告诫:如果上帝余民都热心传道救灵,将现代真理传遍本国和世界各国,就会出现第一幅地图的景像『……他的真理也传遍了天下。』如果上帝的百姓将灯放在斗底下,『使非难,寻衅,和控诉,成为他们一生主要的任务。他们的心与上帝不合,并将自己的光藏在斗底下了。』那么就要出现第二幅地图的景象『只有少数几处有光,其余的世界都在黑暗之中……』。”


路光牧师显然是没有仔细阅读全文,因在他的回答中把第一幅地图展开之后,上帝重申的话和怀爱伦看到的情形避而不谈,而仅把看到第二幅地图后的话却作为主要的论点。这样说明问题就显明了有些牵强附会,难免理解会产生偏差。

首先我们从这个异象中可知:这幅地图是说明上帝的工作,葡萄园一定是指上帝的教会: “就特别的意义而言,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人被安置在世上,乃是作守望者和擎光者。那给将亡之世界的最后警告,已经托付了他们。从圣经中有奇妙的光照在他们的身上。那所托付他们的乃是传扬第一,第二,和第三位天使的信息──这是一种极其严重的工作,是再重要也没有的。” (《蒙召作证》的第一段)“衪说这幅地图画的是上帝的葡萄园,是必须栽种的。”所以这信息一定是给上帝的教会——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信息。当第一幅地图展开时,重申太5:13-16,叫人做光做盐,好叫上帝有荣耀。于是怀爱伦看到了这种情形,许多人传讲了这光,上帝的话遵行了,各城各村都有了上帝的纪念物,真理也传遍天下了,在这里没有用“如果”的字样,证明这不是假设,而是真实的目睹见证。因为这篇证言是写于1909年,安息日等各项的真理在这个世界上得到了广传,并在各处都有教堂设立,建立了很多的附属机构,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以用“如果……所以……”等字样来说明第一幅地图是不能成立的,不能把事实说成如果。



接下来说:“此后,这幅地图移开了,又换上了另外一幅。那幅地图上只有少数几处有光。其余的世界都在黑暗之中,只有一些星散的微光,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地闪烁着。”这证明此地图是另一幅,因为是原来那幅移开了,又换上另外一幅。这里有一个换的过程,就证明前面的事实已经过去了,又一个真实的事实要来到,但这个事实的来到,证明只有少数的人接受,并且是和一八四四年一样从这城拣选一人,从那族拣选一人,如芥菜种一样微小,发出星散的微光,但是其余的世界没有人接受光,因为“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1:5)  因为下面指导者的话,没有用如果的字样,也没有用假设,而是直接说明了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这种黑暗乃是人们任意妄为的结果。他们喜爱遗传,养成作恶的倾向;使非难,寻衅,和控诉,成为他们一生的要务。他们的心与上帝不合,并将自己的光藏在斗底下了。”这正和老底嘉教会的预言是相符的: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启3:16、17)正是因为在1909年就有许多守望者吹了无定的号角,不听从来自上帝的警告,心与上帝不合了。怀爱伦在这段文章中也为此事作了见证:如果基督的军兵个个尽到自己的责任,如果锡安城上的守望者个个吹出了一定的号声。那么世人就必早已听见这警告了。但是这工作已经落后了多年。当人睡着的时候,撒但就偷袭我们了。”在这段话里怀爱伦用了“如果”的字样,但不是解释两幅地图了,而是发出了警告:请注意“但是这工作已经落后了多年”,这说明在1909年就有这种趋势了。

所以从整章来看,这里不存在路光牧师所说的是如果……所以……的假设成份,是真实将要发生的事。是对那些喜爱遗传,养成作恶的倾向;使非难,寻衅,和控诉,成为他们一生的要务之人的严厉警告,是对那些吹出定向号角之人的勉励。并确实地说明老底嘉教会历史时期必要经历大摇动,吐出已养成作恶倾向的团体,重新栽植能真实做光做盐的余民教会团体的过程,这直接的见证,是不为人所愿接受的。(参耶1:10)

2、路光牧师的话记在下面:

   至于白弟兄的解释,说第一幅是指1863年时余民团体,第二幅是指本会团体被吐出去的情况,完全是断章取义的曲解,而且也完全不符合本会历史的事实情况。本会全球总会1863年成立时,还只有三千五百信徒,1879年时还只有一万五千信徒。1950年时全球还只有七十三万几千信徒。现在每年增长一百多万信徒,全球已有一千六百几十万信徒。

回复:第一点:白弟兄是否是断章取义?

这篇证言写于1909年,怀爱伦也在自己的言语中证明:“如果基督的军兵个个尽到自己的责任,如果锡安城上的守望者个个吹出了一定的号声。那么世人就必早已听见这警告了。但是这工作已经落后了多年。当人睡着的时候,撒但就偷袭我们了。”所以第一幅地图一定是指自1844年以来的余民教会团体,虽然在1863年正式成立组织,但在上帝的眼中,从1844年以来,这个团体就是上帝的代表。但在1909年时怀爱伦就说明了整个团体中的实情:锡安城上的守望者吹定向号角的工作已经落后了多年。虽然安息日等各项真理已传世界各地,但整体在灵性上却不断地呈现出自满自足的状态。如果不是这种状态的话,那么上帝对老底嘉教会的预言就不是真实准确的:“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启3:15-17)正因为灵性上的退步,所以才要换上第二幅地图。

第二点:是否人数不断地增加就证明团体是进步的,就是蒙上帝悦纳的?

路光牧师用人数的发展来看待教会的成长是不可靠的。当年在君士坦丁时代,人数发展了,但是教会灵性却是在下降的。(参启2:12-17)另外罗马天主教人数和更正教人数每年递增的人数比安息日会的还要多还要快,这也不能证明他们还是蒙上帝悦纳的,还是上帝认可的百姓。所以用单孔之见看待事物的发展就会出现偏差,我们要用真理和上帝悦纳的明证来衡量事物,就不至于偏离上帝的旨意了。



三、就路光牧师回复的第三个问题“至善论、招魂术”的探讨

1路光的话记在下面:

 关于你所问的第三个问题:以下是白弟兄原文:

 『从以下的话语中就可以看到“至善论和现代招魂术”在复临教会中存在并大有危害。

“上帝决不将祂宝贵的羊群交托给一些思想和判断力因先前所怀抱的谬道而衰弱了的人。这些人过去或许相信过至善论,招魂术,并在相信的时候因自己的行为而使真理的事业受到羞辱。虽然他们现在认为自己已经摆脱了谬道,有资格出去教导这个最后的信息(另注:这里说有资格教导这最后的信息,无疑是针对复临教会的一些牧师和传道人讲的),但上帝决不悦纳他们。祂决不将宝贵的生灵交给他们去照管,因为他们的判断力已经因他们的从前所陷入的谬道而败坏了,现在还是衰弱的。那伟大而圣善的主乃是忌邪的上帝,而且祂一定要圣洁的人来传扬祂的真理。”(《早期著作》之“福音秩序” 九段)』

这完全是曲解了上段怀训。以上这段教训《早期著作》之『福音秩序』是怀爱伦在1952年时所写的,当时本会组织还没有正式建立起来,甚至有好多人[NextPage]还不赞成建立本会组织,希望仍像复临运动时代一样,来自各教派,各人自由分散传道,没有正规教会组织。但以怀牧师和怀师母为首的一部传道人和信徒是赞成建立教会组织的,为了审核按立和派遣传道人,并防止不可靠的人随便在各教会讲道,也为了防止狂热主义和异端。因此怀爱伦在预言之灵的启示下,写了『福音的秩序』一文,其中提到了当时出现的一些混乱的情况,指出了有几种人不适合作传道的工作。例如上段中提到的一种人过去『相信过至善论,招魂术,幷在相信的时候因自己的行为而使真理的事业受到羞辱。虽然他们现在认为自己已经摆脱了谬道,有资格出去教导这个最后的信息,但上帝决不悦纳他们。祂决不将宝贵的生灵交给他们去照管,因为他们的判断力已经因他们的从前所陷入的谬道而败坏了,现在还是衰弱的。那伟大而圣善的主乃是忌邪的上帝,而且祂一定要圣洁的人来传扬祂的真理。』

由此可见,这里提到的过去曾沉迷于『至善论,招魂术』的人,必是指其他教会的人,而决不是指本会的传道人,因当时本会还没有建成。本会于1860年定名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1861年组织地方教会。1863年成立本会全球总会。而且本会的传道人没有一个相信和传讲招魂术和他们所传的至善论的异端的,因若有相信和传讲的,早就被本会开除了。

回复:下面是部分福音秩序的段落

福音的秩序 

  主曾指示我,一直以来我们太害怕福音的秩序,并且太疏忽它了。我们固然应当避免形式主义,但在这样作的时候,我们也不应该疏忽秩序。天国是有秩序的。当基督在地上的时候,教会中也是有秩序的,而且在祂离开之后,在祂的使徒们中间也严格地遵守了秩序。际此末日,当上帝正在将祂的儿女团结在一致的信仰之下时,就比以前更真实地需要保持秩序了;因为当上帝团结祂的儿女时,撒但和他的恶使者正在忙于防止并破坏这种团结。因此常有一些缺少智慧和判断力的人受劝进入传道园地,他们或许还不能很好的治理自己的家庭,不能在上帝所托付给他们的少数的家庭成员中维持秩序,治理得当,而他们居然认为自己是有能力管理上帝的羊群。他们常采取很多错误的行动,使那些不了解我们信仰的人以为一切传道人都像这些自我差派的人。如此,上帝的圣工受到了羞辱,而许多本来很坦诚开明,并能热切询问,“这些事果真如此吗?”的非信徒都要远避真理了。{EW 97.1}〖28〗

  许多生活不圣洁,没有资格教导现代真理的人常在他们没有得到教会或一般弟兄承认之前就擅自进入传道园地,其结果就是混乱和不团结。有些人明白真理的理论,并能提出论据,但他们缺少灵力、判断力和经验;他们在许多事上还有缺欠,对他们来说,必须要明白那些事才能将真理教导人。还有一些人连真理的论据也没有掌握,但因为几位弟兄听过他们热心祈祷,偶尔会说几句很动人的勉言,他们就劝他们出去传道,去从事上帝所没有给他们资格作的事,他们自己也没有充分的经验和判断力来从事这工作。属灵的骄傲因而滋生,他们被抬高了,以为自己是上帝的工人,并在这种自欺之下行事。他们不认识自己。他们缺少健全的判断力和耐心的理解力,却夸耀自己并讲许多他们所不能用《圣经》来证实的道理。上帝知道这一点,所以在这危险的时候祂不呼召这等人去作工,故此同道弟兄们应该谨慎,不可劝上帝所没有呼召的人进入传道园地。{EW 97.2}〖29〗

  那些不为上帝所呼召的人往往是对自己已蒙呼召的信念最有把握的人,并且认为他们的工作是非常重要的。他们进入传道园地一般不会发挥良好的影响;但在某一些地带他们却也会有一点成功,这就使他们自己和旁人想他们必是蒙上帝呼召的了。其实人虽有一点成就,这还不是他们蒙召的确切凭据;因为上帝的使者正在感化祂一切心地诚实的儿女,启发他们的悟性得到现代真理的光照,好使他们能掌握这真理而得以存活。所以纵然自我差派的人把自己安置在上帝所没有安置他们的地方,并以真理的教师自居,而且人们因为听见他们宣讲真理而接受,这并不足以证明他们是上帝所呼召的。当那些从他们口中领受真理的人以后发现他们不是遵行上帝旨意的人时,这些人就要受到考验和束缚了。纵然恶人宣讲真理,也会有人领受的;但这并不能使那些宣讲的人更蒙上帝的喜悦。恶人毕竟还是恶人,而且他们将要根据他们在上帝所怜爱之人身上所进行的欺骗和他们给上帝的教会所造成的混乱状态受刑罚;他们的罪决不会长久被掩盖,却要在上帝烈怒的日子揭露无遗。{EW 98.1}〖30〗

  这些由自己所派出去的传道人是圣工的咒诅。诚实的人信任他们,以为他们是在遵行上帝的旨意,并且是与教会联合一致的,故此他们容忍这些人主领圣礼,又在他们看明自己的本分,应当行“起初所行的事”时,他们就让这一等人为他们施洗。但及至真相大白--必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而他们发现这些人并不是他们当初所认为的,不是上帝所选召的信使时,他们就要陷于考验之中并怀疑他们所领受的真理,觉得自己必须从头学起了。他们要被仇敌所搅扰,对于自己过去的所有经验发生怀疑,不知是不是受了上帝的引领,所以他们一直不能满意,直到他们再受洗礼,从头作起。上帝所差遣的信使进入这一等人发挥过这种错误影响的地区,远比进入新地区为艰难。上帝的仆人必须坦率地处理问题,公开办事,并且不可掩盖错误;因为他们乃是立在活人与死人之间,必须为他们的忠心,他们的使命,和他们在主所派他们照管的羊群身上所发挥的感化力向主交代。{EW 99.1}〖31〗

  如果那些自封的传道人没有到他们那里去,而能安分守己地留在主所安排的岗位上,那领受了真理而陷于此种考验中的人,还是会得到真理的。原来上帝的眼睛常看顾祂自己的珍宝,自能引领祂所拣选的信使--能聪明机智地作工的人--到他们那里去。真理的亮光会照亮这些人的心,显明他们的真实立场,他们会聪明地接受真理,并且满意于这真理的美丽和清晰。当他们感受到真理的强大影响时,他们也必强壮起来而发挥一种圣洁的影响。{EW 99.2}〖32〗

  上帝再度向我指出祂所没有选召之人擅自出外传道的危险性。纵然他们有一点成果,但他们所缺少的资格迟早必要显露出来的。他们会采取不聪明的行动,结果由于缺少智慧的缘故,一些宝贵的生灵可能被他们赶到永远再无法接触的地步,我看到教会应该感到自己的责任,并仔细认真地注意每一个自称教导真理之人的生活、资格和总体方针。如果在他们身上看不到上帝选召他们的确凿凭据,而且他们没有感到自己若不听从这呼召就有祸了,教会就有责任采取行动,让人知道教会不承认这些人为教导人的。教会要在这件事上清净洁白,就只能采取这个方针;因为他们有这个责任。{EW 100.1}〖33〗

  我看到仇敌所借以偷进羊圈进行搅扰的这一扇门是可以关闭起来的。我问那天使这门怎样才可以关闭。他说:“教会必须逃到上帝的圣言上去,把福音的秩序建立起来,这是教会过去所疏忽而没有注意到的。”为要使教会在信仰上完全一致起见,这一步是必不可少的。我看到在使徒时代教会也有受假师傅的欺骗和利用的危险。因此,弟兄们当时拣选了一些拥有良好的证据,证明他们能治理自己的家庭,在家中保持秩序,又会教导黑暗中之人的人。教会先求问了上帝关于这些人的资格,然后遵照教会和圣灵的意思借按手礼将这些人分别为圣。这些人既从上帝领受了任命,又得到了教会的赞许,他们便出去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人施洗,并且执行主的圣殿中的圣礼,常常服事圣徒,将钉十字架之救主所舍的身体和所流之血的象征物递给他们,为要帮助上帝所爱的儿女[NextPage]时常记念基督的苦难和死亡。{EW 100.2}〖34〗

  我看到我们今日不比使徒时代少有受假师傅欺骗的危险;而且我们至少应该像他们一样采取特别的措施来保持羊圈的平安、和谐和团结。我们有他们的榜样,所以应该遵照去行。有经验和思想稳健的弟兄应当聚集,遵照上帝的话和圣灵的赞许,借热切的祈祷按手在那些已经充分证明他们已经从上帝领受了任命的人头上,借此把他们分别为圣去专心从事祂的工作。这个举动必要显明教会是赞成他们作为信使出去,将人类所领受最严肃的信息传给世人。{EW 101.1}〖35〗

  上帝决不将祂宝贵的羊群交托给一些心智和判断力因先前所怀抱的谬道而衰弱了的人。这些人过去或许相信过至善论[见附录]和招魂术,并在相信的时候因自己的行为而使他们自己受到了羞辱并使真理的事业遭受责备。虽然他们现在认为自己已经摆脱了谬道,有能力出去教导这最后的信息,但上帝必不悦纳他们。祂必不将宝贵的生灵交给他们去照管,因为他们的判断力已经因他们从前所陷入的谬道而败坏了,现在还是衰弱的。那伟大而圣善的主乃是忌邪的上帝,而且祂一定要圣洁的人来传扬祂的真理。上帝在西奈山所宣布的神圣律法乃是祂自己的一部分,所以唯有严格遵守这律法的圣洁的人才能将之教导别人,借此荣耀上帝。{EW 101.2}〖36〗



我们要仔细看一下,是否如路光牧师所说的是白弟兄在曲解?


第一点:从以上的文章中可知,路光所说的理论由此可见,这里提到的过去曾沉迷于『至善论,招魂术』的人,必是指其他教会的人,而决不是指本会的传道人,因当时本会还没有建成。本会于1860年定名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1861年组织地方教会。1863年成立本会全球总会。而且本会的传道人没有一个相信和传讲招魂术和他们所传的至善论的异端的,因若有相信和传讲的,早就被本会开除了。解释的牵强。理由如下:

上面的选段里很清楚地说明,怀爱伦针对说明事物的对象是当时加入1844年大失望后余剩团体的人。加入这个团体的某些人自认为自已是遵行上帝的旨意,有传道的资格,其实对真理模糊,生活也不能反照上天的品性。在这篇文章里用的字句许多生活不圣洁,没有资格教导现代真理的人常在他们没有得到教会或一般弟兄承认之前就擅自进入传道园地 以为他们是在遵行上帝的旨意,并且是与教会联合一致的,就可知,是说明他们的作为对教会产生一定的影响,而不是说他们是更正教团体或是其他团体的人。所以硬说成是指“其他的教会的人,而决不是指本会的传道人是不符合事实的解释。

第二点、若是用路光牧师所说的:这完全是曲解了上段怀训。以上这段教训《早期著作》之『福音秩序』是怀爱伦在1952年时所写的,当时本会组织还没有正式建立起来,甚至有好多人还不赞成建立本会组织,希望仍像复临运动时代一样,来自各教派,各人自由分散传道,没有正规教会组织。 “ 本会于1860年定名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1861年组织地方教会。1863年成立本会全球总会。而且本会的传道人没有一个相信和传讲招魂术和他们所传的至善论的异端的,因若有相信和传讲的,早就被本会开除了。来这样的说明问题,就可知他的回答是自相矛盾的。

第一、这里的1952时间是不对的,因为在1952年怀师母已经去世多年了,不可能再写文章了。这篇文章是写在1852年,我想这是路光牧师的笔误造成的,不能是故意之言。

第二、在1848818日沃尔尼会议,大约有35个人聚集在阿诺德的大棚里,在道理上,几乎没有两个人观点相同。各人都竭力维护自己的观点,宣称他们是按照圣经来的。参加这次会议的有贝约瑟、张伯伦、怀雅各、怀爱伦、H.S.格尼等人。后来上帝借着赐给怀爱伦异象,帮助研究圣经,推翻了18488月,在沃尔尼安息日信徒聚会上的错误理论,使他们在真理的基础上团结起来。(参《评阅宣报》188533日)在1848这发展的一年里,还开了几次会议,使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基本要道得以澄清并整合在一起。

从本会的真实历史中,可知在1848年在真理上就已经得到上天的纠正,而归回正确的信仰中。所以说从1848年起本会的真理是合乎圣经,是经上帝带领并认证出来的,是参加会议的领袖认同的。无论还有多少时间才正式建立组织,但总之一点是可以肯定,他们是站在一个立场,是一个团体。那么到1852年怀爱伦写这证言时,应当说是在真理上认识一致的时候。但还是有些人中毒太深,不能自拔。路光牧师说:这里提到的过去曾沉迷于『至善论,招魂术』的人,必是指其他教会的人,而决不是指本会的传道人,因当时本会还没有建成。是否是符合原意呢?请看原文:上帝决不将祂宝贵的羊群交托给一些心智和判断力因先前所怀抱的谬道而衰弱了的人这些人过去或许相信过至善论[见附录]和招魂术,并在相信的时候因自己的行为而使他们自己受到了羞辱并使真理的事业遭受责备。虽然他们现在认为自己已经摆脱了谬道,有能力出去教导这最后的信息,但上帝必不悦纳他们先前所怀抱的谬道过去或许相信”“现在认为等字样中可以看出,这些人在怀爱伦写此证言时决不是其他教会的人,而是已经加入复临运动团体中了。他们一定是从更正教团体或是其他团体已经出来的人,这一定是启148第二位天使警告的果效。讲没讲至善论和招魂术与本会建不建立组织是没有多大关系的,重要的是看当时在真理上是否达到了共识。当年虽然他们是分散传道,但还是早在1848年就在真理上有了一个统一的认识了。所以怀爱伦著文能正确地纠正在团体中发生的此种事件。如果怀爱伦写这文章时是对更正教团体或是罗马教团体的指责和引导,那有什么意义呢?换个角度说,福音秩序的见证是为了维护本会教会团体中的福音秩序井然而呼吁建立健全组织,是和其他的团体没有关系的,怀爱伦不可能没有事做而去管别人家的事吧。

第三点:就路光牧师所说的“而且本会的传道人没有一个相信和传讲招魂术和他们所传的至善论的异端的,因若有相信和传讲的,早就被本会开除了。”略略地讨论一下:

让我们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发展历史中看一看一些真实的事件和人物:

约翰·哈维·凯洛格是能干的内科医师,又是著名的外科医生,他写过五十多本书,主要是医学方面的。他从1876年起负责伯特克里疗养院直到1943年去世止。这是一位精力充沛、有说服力、善于说服别人的人。他在疗养院任职时就倡导疗养院不属于教派的主张,1896年改变了疗养院的名称,把“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去掉了,增加了“国际”两字。1898年在他所写的文章中宣称,发展这个组织“在国内和国外独立地做医学和慈善工作,不受任何宗派或者教派控制。”1899年在协会的大会上宣布,出席的代表们“是作为基督徒,而不是作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他们出席,也不是“以介绍任何学说,特别不是以介绍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学说为目的。”1902年3月11日在新疗养院奠基的讲话中出现了“泛神论”,代表他心中坚定的哲学观。凯洛格不听从教会领袖的意见,独立行事,怀爱伦多次劝他服从领导。伯特克里疗养院被火烧毁以后,教会领袖劝他只造一幢楼,不超过五层,高度不超过450英呎,他却擅自不按决议造了一所大得多,豪华得多的大楼。他于1903年写了《活的圣殿》一书,充满了泛神论的哲学。当时怀爱伦责备他这种错误的见解,不久他就离开教会,带走了属于他的国际医疗布道和慈善协会的各个机构。


你或许说“泛神论”不是招魂术的一种,请看下面的话就可明了:“黑暗之君对于欺骗的工作已有多年的经验,故能很巧妙地把他的骗术配合各等阶层和各种环境中之人的心理。对于有学问有造诣的人,他强调招魂术优雅和学术的一方面,藉此勾引许多人陷入他的网罗。关于招魂术所给予人的智慧,使徒雅各曾形容说:“这样的智慧,不是从上头来的,乃是属地的,属情欲的,属鬼魔的。”(雅3:15)但这一点那大骗子撒但是要遮盖起来的,因为他总以不露真相为最有利于自己的目的。”(《善恶之争》38章第七段)从这段对于招魂术的描述中可知:“泛神论”是强调招魂术优雅和学术的一种理论,这智慧是属情欲的、属鬼魔的。

我们回头看一下路光牧师的话:1863年成立本会全球总会。而且本会的传道人没有一个相信和传讲招魂术和他们所传的至善论的异端的,因若有相信和传讲的,早就被本会开除了。从本会的历史中可知凯洛格是本会的传道人,而且传讲了泛神论,也不是本会开除的,是自己带着团队离开的 。可见,路光牧师对于本会的历史没有全面的认识,或许用被本会开除了的字样是别有用意的。

第四点:极左极右的谬道是不是招魂术

路光牧师说:“至于近年来在本会内部信仰的大摇动阶段,踓然出现了个别少数传道人在传讲极右或偏左的谬道,但也不属于招魂术和至善论的异端邪道;

请看下面的这段怀著,你就发现路光牧师的理论是错的。“现代招魂术的形式不但并不比从前更值得容受,而事实上它的危险性更大,因为它是更狡猾而阴险的了。先前,它否认基督与《圣经》,而现在却扬言要接受基督与《圣经》了。但它所用解释《圣经》的方法却专迎合未曾重生之人的心理,并使《圣经》中严肃而紧要的真理失去效力。它固然承认爱乃是上帝的主要特性,但它却把这爱讲成一种懦弱的情感主义,在善与恶之间不作多少区别。至于上帝的公正,和祂对于罪恶的谴责,以及神圣之律法的要求等等,它却一字不提。他们教导众人把十条诫命看作死的条文。他们那种悦耳并迷惑人的谎言使人心夺神移,因而拒绝《圣经》为信仰的基础。实际上,基督已被他们拒绝了,正象从前祂被拒绝一样,但因为撒但已经蒙蔽了众人的眼目,所以他们觉察不出这种欺骗。”  “基督徒要看明招魂术的真性质,只需以这一个证据:就是这些灵在义人与恶人之间不作任何区别,并把基督最高贵最纯洁的使徒与撒但最腐败的仆人同列。”(《善恶之争》34章17、14段)招魂术在圣洁的事和邪恶的事物之间不作任何区别”(《早期著作》附篇第13段)固然承认爱乃是上帝的主要特性,但它却把这爱讲成一种懦弱的情感主义,在善与恶之间不作多少区别。”这是描述一种极右的谬道。“解释《圣经》的方法却专迎合未曾重生之人的心理,并使《圣经》中严肃而紧要的真理失去效力。”这是描述一种偏左的谬道。这一切都是现代招魂术的表现形式。

按实质说“传讲极右或偏左的谬道,但也不属于招魂术和至善论的异端邪道就是招魂术的支持者,因为他在圣洁的事和邪恶的事物之间不作任何区别,在义人和恶人之间不作任何区别,并把基督最高贵最纯洁的使徒与撒但最腐败的仆人同列。

以上的分析探讨,请路光牧师再仔细研讨,可以进一步交流。 

                                                

基督复临安息日清河 :白弟兄  

2012年6约10日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