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tomaincontent
 首页»教会历史»清河历史

教会历史第八篇对罪的深刻认识

2016年07月22日6142编辑

教会历史第八篇 对罪的深刻认识-满月星光-清河教会官方网站

历史照片:因主的带领!快乐的生活,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

 2005年12月27日,我们夫妻与杨姨,大哥,大嫂,小雪等人在一起生活已经整整两个月,前半个多月,我们四人在外奔波,后来我们七八口人就在我家里过起了集体生活。我们每天早晨大约三、四点钟起床,先学习晨钟课,学完之后小雪,杨姨,大哥等人做饭,我和兴举整理每天要学习的课程。饭后,大家仍一起祷告学习圣经或怀著,用真理装备自己。我们的生活感觉充实,快乐,但也时不时地有一些小插曲,是意想不到的。多人在一起生活,每人的性格,习惯,爱好都不相同,难免有些摩擦。因我们家经济拮据,再加上严格的改良标准,所以饮食很清淡。大嫂和她儿子小双,过不惯这种生活,常常不高兴并发怨言。杨姨和大哥的自我意识非常强,心意达不到也会有情绪。这段日子,我公公因为原本就不愿意我们信耶稣,现在家里又多了这么多人在一起常住,所以我公公常常发脾气,找我们的茬。多人在一起的生活,就象一台戏,这些生活琐事虽然时常给我们带来种种苦恼,也因每天主话语的喂养而消散了。但总有一些事情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同时因着这些事,我们也得到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

11月29日,早晨起来,公公的脸阴沉沉的,一点笑意都没有,我和兴举心情都不太好。小雪和杨姨还有大哥在厨房做饭,为饮食的原则问题在谈论,因为意见不统一,杨姨、小雪、大哥就争吵起来。早饭准备吃白菜饺子,当剁馅子的时候就发生了争执,大哥说包饺子浪费时间,馅子剁太碎营养跑没了;杨姨说吃菜饺子就要馅大皮薄,要蒸着吃;小雪说今天吃煮饺子。馅子剁完了,比大哥的要求要碎的很多,所以大哥心里不高兴,因为没听他的;杨姨把饺子皮擀的很薄,饺馅子又出了很多水,杨姨包的馅还特别大,没法煮了。小雪就说杨姨,你把饺子弄成这样还不得破吗?杨姨说:“我还什么都说得不算了呢,”其实这话里有弦外音。我们外出做工时,杨姨就嫌我与兴举不合她心意,似乎她说得不算了,她觉得现在连小雪这小孩都管着她了,所以心中气大了,就气气地包饺子,使劲往里装馅。等饺子蒸出锅时,馅子漏锅里很多,锅底的水都成了汤,小雪越看越生气,就又和杨姨吵了几句。

我和兴举在屋里听的一知半解的,让她们吵的心里乱的很,无法调整思路了。我打开窗户对她们喊了一句,“你娘俩别吵了行不行,就吃个饺子也不和谐吗?”这时大哥也不沉默了,过去说:“包饺子根本不符合先知教训。”兴举听见大哥的话,就直接问大哥:“你的理论是哪本书里写的?”这几句话过后,屋里顿时沉默了,我的心情更加沉重。这时突然电话玲响了,是小丽打来的电话,她说今早她做了一梦,太奇怪了,她担心有什么事,就急忙打过来告诉我们一声。“她走进一个屋里,这屋非常的脏,到处都是屎尿。看见杨姨在屋里,手中拿了50元钱;大嫂在飞快的跑;大哥在那里小解;看见我在那里非常忧愁。”

听了这梦以后,心里更加愁苦了,我们这个家庭,已经叫主的圣灵担忧了。把大家都叫到一起,我们开始祷告认罪,之后把小丽的梦讲给大家听,都知道自己被主批评了。杨姨内里的嫉妒发作,还有许多想法在埋藏着,没说出口(这就是小丽梦中提到的杨姨手中拿的50元钱)。大哥的自以为义在做怪,以往很多的陈旧错误观念还无法消除,说话气急败坏(主就用小解来形容他说话的方式)。大嫂的自私一直隐藏不住的向外流露,为满足自己的私欲,脚步飞快(飞快的跑)。我见到这些脏乱的思想无力阻止,所以忧愁。整体状况不干净(屋内非常脏),这样主怎么能喜悦呢?这么简单的一个梦境,竟然这样深刻的描述了我们的现实情况。这种内心深处隐藏的情感如果不是主用这梦来指教我们,我们怎么能说清楚呢。虽然主的灵责备了大家,但杨姨、大哥、大嫂心中还是不服,看表情就知道了。杨姨口中说,感谢主,让我知道我不对,但话是说了,语气决不是顺服的,大哥大嫂亦如此。       

                               

12月4日,早饭后,小雪躲在小屋哭,问她原因也没说,只知道还是为与杨姨做饭的事感到无奈。大哥、大嫂、杨姨,这三位在老教会可以说是元老,外在的敬虔与悔改程度可作众人的榜样了,但内心深处呢?我隐约的感受到,一个人内心真正的悔改是何等的难啊。

这两个月来,我们大家都常常做梦,与以往确实不一样了。刚开始我们不太放在心上,但所做的梦在当时或过一两天就会从心中明确感知,这梦中所有的情形在现实生活中就差不多都能对照准确,也可以从中体会到对我们某方面的校正或指教寻找前行的方向,这使我们不得不注意每天主这样奇妙的带领。有的梦就是生活场面,有的梦很难说出口,有的梦很怪异,有的梦让人震惊,有的梦零散,还有时梦中经历了很长的一件事,但醒来只记住一点点。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这些异梦与我们每天的真实生活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们感受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就像安装了监控器,连一举手一投足都被天使监控,一个心思一个意念都被上帝鉴察。这种生活既觉得惊奇又觉得紧张,所以,也略有一丝恐慌。上帝的灵这样近距离的鉴察我们,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体会,这种生活是幸福?喜乐?还是恐惧?我们已经无处可藏了。此时想起大卫的诗篇:

“诗139:1耶和华啊,你已经鉴察我,认识我。

诗139:2 我坐下,我起来,你都晓得;你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

诗139:3 我行路,我躺卧,你都细察;你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

诗139:4 耶和华啊,我舌头上的话,你没有一句不知道的。

诗139:5 你在我前后环绕我,按手在我身上。

诗139:6 这样的知识奇妙,是我不能测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

诗139:7 我往哪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哪里逃、躲避你的面?

诗139:8 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里;我若在阴间下榻,你也在那里。

诗139:9 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飞到海极居住,

诗139:10 就是在那里,你的手必引导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

2005年12月1日,老教会将要在西太举行圣餐礼,王继山去新民找崔奶。这位老人一直是乔姐和三姐照顾的孤寡老人,已经快八十岁了,乔姐和三姐走出老底嘉教会不冷不热的深渊以后,崔奶就跟着出来了。崔奶对王继山说她不去,王继山对崔奶说:“你可千万不要跟刘丽霞她们在一起,在半个月之内,就要把她们四人剪除了。”这话给崔奶吓的半死,等三姐她俩去看她时,她还在恐惧中。12月8日,老教会的人开车来接崔奶去西太河赴圣餐,但崔奶没去,崔奶做见证说,她一想去西太河就上不来气,就想哭,说不去就好了。感谢主,用他自己的方法保守了这位老人。

12月10日安息日,崔奶和一位姓王的奶奶,来兰凤和我们一起聚会,这两位快八十岁的老奶奶,都是乔姐、三姐扶持的老人,王奶说昨晚她做了一梦:“她在一个房子里,这房子没有门,她想出却出不来,被困在里面了。她就喊救我啊,主,救我啊,后来被救出来了。”早晨起来她就决定,跟乔姐她们一起来兰凤聚会了。我们听了老人的见证,都非常兴奋,不由的又想起徒2:17 ,“上帝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做异梦。”主在带领我们一点一点地体会明白祂奇妙的作为。

我们每天都在读经学习,寻求耶和华的话,如鹿渴慕溪水。12月14日上午,我们共同学习《证言精选卷一》传道人的妻子第一段,“我见到许多传道人的妻子。有些对于她们的丈夫是毫无益处,但她们还自称是信仰三天使的信息。她们思念自己的欲望及欢乐,过于思念上帝的旨意,也不晓得怎样用诚心祷告及细心行动,来扶持她们丈夫的手臂。我见到她们中间有些人的行为是极其固执而自私,以至成了撒但的工具,被他利用来破坏她们丈夫的感化力及功效。她们只要经过任何苦境,就随意大发怨言。”当我们分析“行为是极其固执而自私,以至成了撒但工具”的时候,大嫂不高兴了,生气的说:“我在这里挨一个冬天就找地方搬出去住,现在是没办法,要是我们三口人,想吃啥就吃啥……。”看到大嫂这种愚昧固执的自私行为,大家都无语了。我开口打破了尴尬的局面,我说:“我们今天是有主亲自带领的人,并且都知道人非圣洁不能见主的面,那就照着先知的话认真的省察自己,做到真实的悔改吧。现在你们先来帮助我一下,看看我在你们眼中有哪些不合宜的地方,请你们真诚的指教出来,我好改正。每个人都说一说,每个人也都勇敢的站在那里让别人说一说,我们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今天的这次学习,就是一次真枪实弹的自我战争,面对众人的评头论足,真的是需要一定的勇气、宽容、与忍耐的。箴16:32 “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这节经文,些时我们实实在在的体会了它的真意。

我公公几乎天天找茬,有时达到不可理喻的程度。12月16日早晨,兴举给公公做完饭端上去(他的饭一直是单做的),上炕刚刚坐下,公公就过来向他大大地发火,说地没给他擦干净,兴举觉得奇怪,不知道公公为何这样。他没说什么,就过去擦地了,进屋一看,是公公故意吐痰在地上,这明摆着是找事吗,兴举边擦边祷告求主,给他忍耐的心,用宽容去承担自己父亲所加的这种羞辱。我给兴举他们讲了昨晚的一梦,现在可以明白了。“我看见一个奇丑无比的女人,进了我们的家,走到公公的屋里,说暗恋了我公公近十年,我看着有些怕,梦中知道这女人已经死了,就向外赶这奇丑的女人,怎么推也推不走,很费劲,后来就惊醒了。”想想我和兴举信耶稣已经八年多了,自从我们接受救主开始,公公的反对几乎是前所未有的,看来恶者一直利用我公公这么多年,现在会更加逼迫我们了。我们共同为这事祷告,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我们深信慈爱的救主一直与我们同在。

12月21日,我的信心受到了考验,被一梦惊醒,看表刚刚十二点多,“看见两座通红通红的小庙放在一个屋里,庙门还有一个通红的门帘,似乎被风吹的呼扇呼扇的,阴森可怖。”醒来时心中还是惊怕,心想,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这可是巴力的坛啊。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都常常做梦,我几乎每天都做梦,不象从前,一夜到天亮都不做梦。不过每天的梦都与实际相连,所以我们就没有思考过这梦是怎么回事。但此时这两座小庙让我心中生疑了,我不知道这是出于谁,是出于上帝?还是魔鬼呢?我跪起来祷告我的主说:“主啊,为什么我看见这巴力庙呢?这到底出于谁呢?我分不清楚。主啊,孩儿在此求一个印证,如果我连着三天一个梦都不做,就知道这梦是出于你;如果连着三天还是像这些日子一样,天天都做梦,我就知道这梦是出于魔鬼了。”祷告完就接着睡了,接下来的三天,竟然出奇的一个梦都没有了,就象往常一样。我的心是单纯的,因为主真的给了这个凭据,我就信这梦是出于上帝,但那时我还不知道这梦是什么意思。后来知道了,这两个通红通红的庙,一座是大连基督复临安息日教会,一座是宝清基督复临安息日教会。这两个讲台上所发出的教训,已经与《善恶之争》“三十四章招魂术”所讲的内容无异了,这两个教会的状况与巴力庙没有多少区别。因为我们一直都在为这两个教会祷告,请主能使他们改变,这是主要告诉我们,他们已经和耶洗别一样了。

12月27日,我公公的找茬升级了。早晨给他做饭,他不吃,满脸的怒气。知道他要没事找事,我们尽量躲着点,吃饭的时候都比较静默,怕出现什么差错,我公公会冲出来。越怕越有事,公公真的冲出来到我们吃饭的地方,他没问什么,冲着我们就开骂了,并且骂的还很难听。我坐在那实在是忍无可忍,就站起来说:“爸,你有什么事,就说事,我们哪里做的不对不好,你就直说,为什么一张嘴就骂人呢?”杨姨使劲拉我,不让我说话,告诉我忍着吧。公公听我这么一说,就转头气忿忿的出门了。事情算过去了,但我心里总不是个滋味,公公那种不可理喻的样子总是浮现在脑海中,搅得我不能平静。想想我们信仰这八年,吃尽了公公给我们的苦,我们被迫离开家乡,一无所有在外三年艰难的度日,连国家给分的土地都成为我公公的了。为了信仰,我不说什么,情愿受欺, 这三年我们物资虽然不丰富,但主保守我们使我们的精神很充实。不过让我感到不平的是,为何公公占了这么多便宜,现在还向我们咬牙呢?我觉得这么多年,我们的忍让几乎成为懦弱,我们自己的东西都被无偿地拿去了。此时我就想,不能再这样下去,马上要过春节了,等公公家的亲戚朋友来的时候,我一定要在大家的面前,把这事说一说,让人都知道我公公是怎样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我想啊想啊,心中越想越不能平静,气愤了,生恨了,时间就在这种计算公公的恶中度过了。此时我不觉得自己错,只纪念公公亏欠我们太多太多。以往从早到晚,就连做梦都想着这场宗教事变,想着主的引导,想着众多的人要因不冷不热而灭亡,可今天几乎一整天,心中因着公公的事不平,把主的事全抛在脑后了。

下午两点多,不知道怎么站在家里墙上挂的世界地图前面观看,看到了中国,以色列,美国……。突然又想起这场大工,(老底嘉教会历史时期吐出时期的来到)这是多么严肃的事啊,信上帝的人千千万万,有谁能信自己站在因着不冷不热被吐出了的队伍中呢?这事要必须让人知道,可是中国太大了,我们连宝清县城都没走出去,更何况世界呢。想想这些事,想想主给我们的责任,想想我们的使命,心情一下就开阔了,感觉自己的心立刻大了,似乎如海纳百川。接下来就自责了,自己这一天宝贵的光阴都浪费了,这么多年都忍了,为什么不能坚持到底呢?算了,不想了,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情绪恢复了正常。

晚上主带领我认识了自己的内在,使我又惊讶又羞愧。我又做了一梦,“我在自己的屋里睡觉,头朝西横躺在炕上,盖着被,已是早晨还没有起床。这时公公右手臂抱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进了我的屋,他竟然一丝不挂,看到这场景,我都快气疯了,心想你为何这样为老不尊呢?我想快快起床出去,用手掀被,一看自己也一丝不挂的躺在了被窝里,赶紧把被盖上,心想怎么睡成这样。这时兴举进屋了,上炕给我找衣服,也给公公找衣服,扔给我的是一件白色带黑点的花裙子。”这梦结束了。等醒来时,我就深深的明白了这梦的意义。衣服代表品格,婴孩代表罪,圣经中说:“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1:15)公公张口就骂,在人前并不避讳,这是他公然的露出羞耻,四五年对我们刁难,是他抱的孩子,公公的罪很明显了。我呢?我没有错吗?我很宽容吗?忍耐吗?不,我也很羞耻,只是有被子遮盖,别人看不出来,却瞒不过上帝的监察啊。兴举在中间真的是无奈,他要给妻子,父亲两头遮掩。这简单的一梦,刺透了我心灵的深处,我真知道,若没有上帝的监察,人是无法认识自己内在的。

伯33:14 上帝说一次、两次,世人却不理会。伯33:15 人躺在床上沉睡的时候,上帝就用梦和夜间的异象,

伯33:16 开通他们的耳朵,将当受的教训印在他们心上,

伯33:17 好叫人不从自己的谋算,不行骄傲的事(原文作将骄傲向人隐藏),

伯33:18 拦阻人不陷于坑里,不死在刀下。

自从我们经历主的亲自引导以来,我们就更加认识到什么是罪。罪决不是表面的“不打人,不骂人,不吸烟,不喝酒,不偷窃,不奸淫,不拜偶像”等。这些外在的表现很容易做到,但内心的改变就不容易了。正如主当年责备法利赛人说:“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象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这内在的悔改与表面的悔改之间的差距是何等的大啊。

经上说:“但保惠师,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来的圣灵,他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并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象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约14:26—27)”

“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原文作进入)一切的真理;因为他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16:13)

在这最末后的时候,撒但收集了6000年来,他勾引人类犯罪的精华手段,无孔不入、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并牢笼他们。人常常是自以为义的,自己并不知道所行的是恶,今天若不是上帝亲自的引导和带领,我们凭着自己无法与撒旦抗衡。

“要穿戴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原文作摔跤;下同),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所以,要拿起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 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上帝的道;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警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弗6:11—18)”


评论列表2条评论
何希尔
何希尔回复[grin]
何希尔
何希尔回复测试一下评论[bye]
发表评论